吓尿!男子每天深夜惊醒 发现老婆竟在他床前磨刀

  • 日期:11-12
  • 点击:(606)


“妇女有38个节日,可以向妇联投诉。我在找谁……”哈尔滨的吴先生刚刚结束了与妻子的十年婚姻。拿着离婚判决书,他想起他不再需要在半夜听妻子尖锐的语气。吴先生感到有些宽慰。两年前,他和妻子开始了“冷战”,经历了对妻子的各种“精神折磨”。除了忽视和关心对方之外,最痛苦的事情是每天半夜里刺耳的声音。吴先生吵架了,变得很生气,最后不得不提起诉讼要求离婚

2015年初,从事销售工作的吴先生回家晚了,喝了一杯。 他的妻子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了他和一位女客户经理的聊天记录,发现两人经常互相联系,怀疑他的丈夫彼此之间有“暧昧”的关系。 喝完酒后,吴承认,他最近一直与这位女经理保持密切联系,但只是出于业务需要。

老师的妻子说她不明白这一点。之后,她会每天监视吴先生的行踪。如果吴先生不能准时下班回家,她会每隔半小时拍一段视频来报告他在哪里。 起初,吴宪生能够合作,直到一个月后他又喝醉了,没有按时发送视频。两人大打出手,进入了“冷战”时期。

从那以后,妻子一反常态地对丈夫的下落漠不关心。 吴先生又回来晚了,半夜刚睡着,就听到金属摩擦的声音。他睁开眼睛,发现妻子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点着灯,拿着菜刀和磨刀石,一边磨刀。

吴先生吓得跳下床,问他的妻子想要什么。她冷冷地说,“没什么。我买了一只没良心的鸭子。我睡不着。磨快我的刀,明天杀了它!”吴先生突然失眠了 几天后,吴先生回家晚了,去参加另一个晚宴。他的妻子在他的床前磨刀,说了一些类似“心碎人”的话。吴先生有半个晚上不敢睡觉。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多。只要吴先生没有准时回家或者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他的妻子就会半夜在床边磨刀,用剪刀剪照片,或者用针扎被子。 吵架,找家人劝说.他的妻子被忽视了,吴先生提出离婚,他的妻子也不同意 与此同时,吴先生两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均被驳回,理由是离婚理由不充分,关系没有破裂。

2016年3月,吴先生痛苦地告诉法官他半夜听磨刀的经历,并说他再也无法忍受妻子的怀疑和限制,决定离婚。 最后,法院决定离婚,平分夫妻财产。

被婆婆丈夫称为“白痴”。

26岁的肖敏在哈尔滨从事金融和会计工作。她的丈夫是一家国有企业的普通雇员。因为公公英年早逝,肖敏婚后和婆婆住在一起。他们三个相处得相当好。

2015年底,肖敏生了一个孩子。 作为一个新妈妈,分娩后身体虚弱,她没有准备好照顾她的孩子,而她的婆婆不同意让她的儿子介入。 由于婆婆的育儿观不同于曼迪的育儿观,比如用厚被子盖着孩子,不尿尿,让曼迪喝浓汤和牛奶.只要有分歧,婆婆要么无动于衷,要么破口大骂。曼迪每天都非常焦虑和沮丧,只能偷偷流泪。

有一次,她的婆婆端来一大碗又咸又油的猪爪汤,强迫曼迪把它喝光。曼迪病得无法喝酒呕吐。她的婆婆说她没有用,愚蠢到连孩子都无法抚养。 曼迪忍不住从碗里摔了下来,和婆婆大吵了一架。 丈夫回家后,并没有平息婆婆和媳妇之间的冲突,而是指责曼迪不理智。

曼迪和她的父母哭了,但是第二天她的婆婆又在电话里和曼迪的妈妈吵架了。 晚上,曼迪被丈夫和婆婆指控与家人聊天。曼迪感到委屈,抱着满月下的孩子冲到窗前。她急着要跳楼。直到那时,她的婆婆和丈夫才停止虐待她。

第二天,当她丈夫在工作时,她婆婆去买菜,曼迪抱着孩子回到了她母亲的家里。 她的婆婆和丈夫跟着她,当着她的父母的面责骂她愚蠢和没有家庭教育。父母双方一起战斗。曼迪说她想离婚。坚强的婆婆当场同意了,但孩子必须被带回去。

在法庭上,为了争夺孩子的监护权,父母双方在法庭上互相虐待。 鉴于夫妻双方都同意离婚,而且只有抚养孩子的问题有争议,法院决定离婚 这个孩子是由母亲肖敏抚养大的,因为她正在哺乳。

律师声明:

音频、视频和亲属的证词可以用作证据。

根据赵立民律师的介绍,根据3月1日新实施的《反家庭暴力法》条例,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通过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频繁的辱骂、恐吓和漠视等方式实施的身心侵犯。 根据这项法律,精神暴力也属于家庭暴力法的调整范围,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冷暴力”

这种行为更多的是为了通过暗示性威胁、言语攻击、经济和性控制等手段达到用精神折磨来折磨对方的目的。与殴打等暴力行为相比,它更加隐秘,在短期内看不到任何痕迹,而且很难找到和证明,因为它发生在家庭内部。 此外,精神暴力大多发生在知识水平高、性格内向的家庭,因此更难发现。

据了解,80%以上的离婚案件发生精神暴力,90%以上的精神暴力家庭难以证明自己的案件。大多数家庭只把精神暴力作为离婚的理由或情感崩溃的证据,几乎没有一方以精神暴力为由要求赔偿。

律师说,家庭成员应该有勇气对精神暴力说“不”。 根据新法律,只要有精神暴力的有效证据,法院、社区、妇女联合会、警察局和其他社会和法律机构就有义务提供相关援助。受害者可以通过录音和录像保留虐待和恐吓的证据,或者通过亲属作为证人的证词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或者寻求社区和警察局的帮助,从而禁止精神暴力。相关组织也有义务协助执行保护令措施,以保护有关各方的精神和身体完整不受破坏。 (本文中的字符是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