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花了大半生去打匈奴,为何刘彻跟匈奴过不去?

  • 日期:09-13
  • 点击:(1245)


  2019 纳兰谈史

  其实也不只是汉武帝和匈奴杠上了,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中国的北疆就常常遭受匈奴人的袭扰,所以各诸侯国为了防范外患在加强边防驻军之余,还修筑了长城来抵御外敌。秦朝建立后,匈奴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还时不时的跑到秦边境上来打家劫舍,但是因为匈奴骑兵的机动性和灵活性太高,秦军几次主动出击徒劳无功反而损兵折将,也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于是就采取了防守边塞的方略。

  

  到了汉帝国建立之初,汉王朝内部不稳,韩王信趁机勾结匈奴人围攻太原,高祖刘邦决定御驾亲征平息叛乱,但意想不到的是高祖的三十多万北伐军在山西大同被匈奴军打的一败涂地,而且这次战役匈奴人押上了老本,四十万大军倾巢而出,给了汉帝国致命的军事打击,也令汉初统治阶层认识到了汉帝国的实力弱小,此后汉代便积极的发展生产,对匈奴采取屈辱的和亲政策与积极的防御。

  而汉武帝之所以能够与匈奴进行长达几十年的战争,我认为一是由于国仇家恨的个人主观情感在作祟,二是文景之治带来的坚实的物质基础作为依托,三是政府拥有了巨额且稳定持续的盐铁产业的财政收入。

  汉武帝对匈奴人的恨也是汉朝统治者几代人的耻辱国恨,更是一个先进农耕文化的大国对落后野蛮游牧民族的不甘屈从,所以汉武帝大力发挥了农耕文化的优势,利用强大的国力来拖垮匈奴人。

  “文景之治”下自由经济政策的开放性令汉初的民间经济蓬勃发展,不仅保证了传统封建王朝赖以生存的农业税,也无形的促进了工商业的发展,为汉武帝留下了可供自我发挥的空间。

  与强大且腹地开阔的匈奴骑士作战需要大量的粮草钱财,同时也是一场算不清时间的持久战,也就造成了汉帝国财政无法预料到的财政窟窿,后来几十年的战争也恰恰印证了这一点,所以单凭文景之治的储备也不足以支撑这场大战。

  

  到了战争胶着的中后期,汉帝国财政日趋枯竭,已经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甚至连卖官鬻爵都成为了公开化的产业,而北上的远征军却不断的要求朝廷给予物资补给,汉武帝用尽了一切筹集资金的办法,最终找到了一条可供战争维持下去的重要渠道—盐和铁国有化,才勉强支撑了几十年汉帝国对外战争的财政支出。

  汉武帝的穷兵黩武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具有合理性,从长远来看具备战略意义,而与匈奴作战又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国家积贫积弱的境地,汉武帝在两难的选择中还是坚持了打,最后终于消除了匈奴之患,为西汉王朝赢取了上百年安定的外部发展环境。

  其实也不只是汉武帝和匈奴杠上了,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中国的北疆就常常遭受匈奴人的袭扰,所以各诸侯国为了防范外患在加强边防驻军之余,还修筑了长城来抵御外敌。秦朝建立后,匈奴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还时不时的跑到秦边境上来打家劫舍,但是因为匈奴骑兵的机动性和灵活性太高,秦军几次主动出击徒劳无功反而损兵折将,也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于是就采取了防守边塞的方略。

  

  到了汉帝国建立之初,汉王朝内部不稳,韩王信趁机勾结匈奴人围攻太原,高祖刘邦决定御驾亲征平息叛乱,但意想不到的是高祖的三十多万北伐军在山西大同被匈奴军打的一败涂地,而且这次战役匈奴人押上了老本,四十万大军倾巢而出,给了汉帝国致命的军事打击,也令汉初统治阶层认识到了汉帝国的实力弱小,此后汉代便积极的发展生产,对匈奴采取屈辱的和亲政策与积极的防御。

  而汉武帝之所以能够与匈奴进行长达几十年的战争,我认为一是由于国仇家恨的个人主观情感在作祟,二是文景之治带来的坚实的物质基础作为依托,三是政府拥有了巨额且稳定持续的盐铁产业的财政收入。

  汉武帝对匈奴人的恨也是汉朝统治者几代人的耻辱国恨,更是一个先进农耕文化的大国对落后野蛮游牧民族的不甘屈从,所以汉武帝大力发挥了农耕文化的优势,利用强大的国力来拖垮匈奴人。

  “文景之治”下自由经济政策的开放性令汉初的民间经济蓬勃发展,不仅保证了传统封建王朝赖以生存的农业税,也无形的促进了工商业的发展,为汉武帝留下了可供自我发挥的空间。

  与强大且腹地开阔的匈奴骑士作战需要大量的粮草钱财,同时也是一场算不清时间的持久战,也就造成了汉帝国财政无法预料到的财政窟窿,后来几十年的战争也恰恰印证了这一点,所以单凭文景之治的储备也不足以支撑这场大战。

  

  到了战争胶着的中后期,汉帝国财政日趋枯竭,已经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甚至连卖官鬻爵都成为了公开化的产业,而北上的远征军却不断的要求朝廷给予物资补给,汉武帝用尽了一切筹集资金的办法,最终找到了一条可供战争维持下去的重要渠道—盐和铁国有化,才勉强支撑了几十年汉帝国对外战争的财政支出。

  汉武帝的穷兵黩武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具有合理性,从长远来看具备战略意义,而与匈奴作战又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国家积贫积弱的境地,汉武帝在两难的选择中还是坚持了打,最后终于消除了匈奴之患,为西汉王朝赢取了上百年安定的外部发展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