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有座凤凰山,流传着韩愈的一个传奇故事……

  • 日期:08-24
  • 点击:(902)


  2019-08-18 16:57:44 你的晚安故事

  凤 凰 山

  距袁州古城城西约三里地,有一座山脉叫凤凰山,山下有一条河流叫清沥江,河岸有一个村庄叫岐山下。听老一辈人讲,凤凰山原来叫鸡公岭,因韩愈的一首诗《岐山下二首》,鸡公岭才改名为凤凰山。这里流传着一个韩愈与凤凰山的传奇故事。

  韩愈生性喜游山玩水、陶冶性情,量移袁州刺史后,闲暇之余,对当地的风景名胜必去一游,宜春台、灵泉池、化成寺、鸭婆洲、钓鱼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韩愈听衙吏说袁州城西近郊有一山脉叫鸡公岭,蜿蜒起伏、如诗如画,早已心仪向往。这日,趁府内公务事毕,遂和家将韩昌出了刺史府前往鸡公岭踏春赏景。

  主仆二人沿山间小道向鸡公岭山顶爬去。正是四月季节,鸡公岭遍山的樟树、杉树、松树、枫树、桐树、栀树都冒出了嫩嫩的叶芽;茂盛的树林间,桐子花和杜鹃花正盛开着,桐花雪白如玉,杜鹃粉红似蝶,细碎的栀子花点缀其中,醉了这山山岭岭,更醉了踏青的昌黎公。

  站在鸡公岭山顶,远山近水尽收眼底。远处是蜿蜒起伏、雾罩云遮的的明月山脉,近处是九曲十八湾的河流和花篱竹墙、鸡鸣狗吠的村舍。韩愈指着山下的河流和村庄问道:“韩昌,山下那条河流叫何名?河边那个村庄又叫何名?”

  韩昌答道:“我已经打听过了,那条河流叫清沥江,发源于明月山脉,流入袁河;江边那个村庄叫岐山下,村民依水而居,以耕田种菜为生,民风十分淳朴。”

  主仆二人正说着话,不远处的树林里突然发出几声动物的惨叫声。韩昌疾速拔出明月宝剑,挡在韩愈身前。树林里的惨叫一声比一声凄厉。韩愈道:“韩昌,看看去!”

  俩人走近树林里一看,只见一只腹部圆滚的獐子被一条水桶粗的巨蟒紧紧箍住而动弹不得。那巨蟒见韩愈靠近,示威似地吐着腥红的信子,嘴里“嘶嘶”作响。獐子则泪眼汪汪地望着韩愈“呜、呜”叫着,似是在向他求救。

  眼看獐子就要被巨蟒箍死,韩昌持剑喝道:“孽畜,快快放了这獐子,否则,末将必取你性命!”

  韩愈拦住韩昌,对巨蟒轻言道:“老夫观你身躯之巨,应有百年之寿;再观你箍之母獐,腹怀三甲之孕。既同为山林之兽,理应善待之,而不应残杀也。人之向善,世之祥和;你之向善,必成正果。你若能听懂老夫之言,你就放了这母獐,如何?”

  巨蟒似乎听懂了韩愈的话,缓缓松开缠绕着母獐的身躯,张开的大嘴也抿了抿紧,然后对着持剑的韩昌眨了眨眼,转身钻进山林。

  母獐欲站立起来,又重重地摔倒在地。

  韩愈近前看视,母獐前腿已经骨折不能行走。韩愈拔来草药嚼细为母獐包扎好,对韩昌道:“你牵上母獐到岐山下村子里去,找一村民家寄养几天,让它伤好后再放回山林。”

  主仆二人来到岐山下,找到一户村民说明来意,安顿好母獐。临走时,母獐双目流泪,对着韩愈长叫三声,似是表达其救命之恩。

  俩人出了农户家院门,正要返回刺史府,天边传来几声钟鼓般的鸣叫声。韩昌指着东南方向喊道:“大人,你看那是一只什么鸟?”

  韩愈抬头望去,只见一只五彩斑烂的大鸟,在一片祥云霞光中,从明月山方向翩翩飞翔而来,栖于鸡公岭一棵树冠浓密的梧桐树上,不由惊道:“五彩凤凰!”

  韩昌疑问道:“五彩凤凰?”

  韩愈道:“老夫五十有三了,也只闻凤凰之名,未见凤凰之实。今日能在清沥江畔的岐山下亲眼目睹五彩凤凰,也是生平之幸事啊!”

  韩昌又问道:“为何此地有凤凰?”

  韩愈道:“据《尔雅.释鸟》郭璞注:凤凰出于东方君子之国, 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莫宿风穴,则天下安宁。今日凤凰从明月山而来,栖于鸡公岭,乃袁州百姓之福也。依老夫推算,五彩凤凰出于明月山麓,其域内将出一位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目睹此情此景,韩愈诗兴勃发,捻须吟道:

  谁谓我有耳,不闻凤凰鸣。

  朅来岐山下,日暮边鸿惊。

  丹田五色羽,其名为凤凰。

  昔周有盛德,此鸟鸣高冈。

  和声随祥风,窅窕相飘扬。

  闻者亦何事,但知时俗康。

  自从公旦死,千载閟其光。

  吾君亦勤理,迟尔一来翔。

  韩愈吟罢,仰面大笑,欣然而归。

  五彩凤凰果然是祥瑞之鸟。韩愈于元和十五年正月量移袁州刺史至九月,既时来运转,旨诏内调为国子祭酒。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韩愈一语成谶,明月山脚下的夏家坊,果然出了一位母仪天下的南宋成恭夏皇后。

  鸡公岭上栖凤凰,明月山下出皇娘,韩愈善言劝巨蟒,昌黎仁德救母獐的故事在袁州坊间广为流传,后人遂将鸡公岭改名为凤凰山,成为袁州的一处风景名胜。

  作者:袁晓华

  精彩阅读

  来源:宜春市韩愈文化研究会 /编辑:徐文静

  责编:程俊

  审核:柳永军

  监审:孙卫东

  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中银(南昌)律师事务所

  凤 凰 山

  距袁州古城城西约三里地,有一座山脉叫凤凰山,山下有一条河流叫清沥江,河岸有一个村庄叫岐山下。听老一辈人讲,凤凰山原来叫鸡公岭,因韩愈的一首诗《岐山下二首》,鸡公岭才改名为凤凰山。这里流传着一个韩愈与凤凰山的传奇故事。

  韩愈生性喜游山玩水、陶冶性情,量移袁州刺史后,闲暇之余,对当地的风景名胜必去一游,宜春台、灵泉池、化成寺、鸭婆洲、钓鱼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韩愈听衙吏说袁州城西近郊有一山脉叫鸡公岭,蜿蜒起伏、如诗如画,早已心仪向往。这日,趁府内公务事毕,遂和家将韩昌出了刺史府前往鸡公岭踏春赏景。

  主仆二人沿山间小道向鸡公岭山顶爬去。正是四月季节,鸡公岭遍山的樟树、杉树、松树、枫树、桐树、栀树都冒出了嫩嫩的叶芽;茂盛的树林间,桐子花和杜鹃花正盛开着,桐花雪白如玉,杜鹃粉红似蝶,细碎的栀子花点缀其中,醉了这山山岭岭,更醉了踏青的昌黎公。

  站在鸡公岭山顶,远山近水尽收眼底。远处是蜿蜒起伏、雾罩云遮的的明月山脉,近处是九曲十八湾的河流和花篱竹墙、鸡鸣狗吠的村舍。韩愈指着山下的河流和村庄问道:“韩昌,山下那条河流叫何名?河边那个村庄又叫何名?”

  韩昌答道:“我已经打听过了,那条河流叫清沥江,发源于明月山脉,流入袁河;江边那个村庄叫岐山下,村民依水而居,以耕田种菜为生,民风十分淳朴。”

  主仆二人正说着话,不远处的树林里突然发出几声动物的惨叫声。韩昌疾速拔出明月宝剑,挡在韩愈身前。树林里的惨叫一声比一声凄厉。韩愈道:“韩昌,看看去!”

  俩人走近树林里一看,只见一只腹部圆滚的獐子被一条水桶粗的巨蟒紧紧箍住而动弹不得。那巨蟒见韩愈靠近,示威似地吐着腥红的信子,嘴里“嘶嘶”作响。獐子则泪眼汪汪地望着韩愈“呜、呜”叫着,似是在向他求救。

  眼看獐子就要被巨蟒箍死,韩昌持剑喝道:“孽畜,快快放了这獐子,否则,末将必取你性命!”

  韩愈拦住韩昌,对巨蟒轻言道:“老夫观你身躯之巨,应有百年之寿;再观你箍之母獐,腹怀三甲之孕。既同为山林之兽,理应善待之,而不应残杀也。人之向善,世之祥和;你之向善,必成正果。你若能听懂老夫之言,你就放了这母獐,如何?”

  巨蟒似乎听懂了韩愈的话,缓缓松开缠绕着母獐的身躯,张开的大嘴也抿了抿紧,然后对着持剑的韩昌眨了眨眼,转身钻进山林。

  母獐欲站立起来,又重重地摔倒在地。

  韩愈近前看视,母獐前腿已经骨折不能行走。韩愈拔来草药嚼细为母獐包扎好,对韩昌道:“你牵上母獐到岐山下村子里去,找一村民家寄养几天,让它伤好后再放回山林。”

  主仆二人来到岐山下,找到一户村民说明来意,安顿好母獐。临走时,母獐双目流泪,对着韩愈长叫三声,似是表达其救命之恩。

  俩人出了农户家院门,正要返回刺史府,天边传来几声钟鼓般的鸣叫声。韩昌指着东南方向喊道:“大人,你看那是一只什么鸟?”

  韩愈抬头望去,只见一只五彩斑烂的大鸟,在一片祥云霞光中,从明月山方向翩翩飞翔而来,栖于鸡公岭一棵树冠浓密的梧桐树上,不由惊道:“五彩凤凰!”

  韩昌疑问道:“五彩凤凰?”

  韩愈道:“老夫五十有三了,也只闻凤凰之名,未见凤凰之实。今日能在清沥江畔的岐山下亲眼目睹五彩凤凰,也是生平之幸事啊!”

  韩昌又问道:“为何此地有凤凰?”

  韩愈道:“据《尔雅.释鸟》郭璞注:凤凰出于东方君子之国, 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莫宿风穴,则天下安宁。今日凤凰从明月山而来,栖于鸡公岭,乃袁州百姓之福也。依老夫推算,五彩凤凰出于明月山麓,其域内将出一位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目睹此情此景,韩愈诗兴勃发,捻须吟道:

  谁谓我有耳,不闻凤凰鸣。

  朅来岐山下,日暮边鸿惊。

  丹田五色羽,其名为凤凰。

  昔周有盛德,此鸟鸣高冈。

  和声随祥风,窅窕相飘扬。

  闻者亦何事,但知时俗康。

  自从公旦死,千载閟其光。

  吾君亦勤理,迟尔一来翔。

  韩愈吟罢,仰面大笑,欣然而归。

  五彩凤凰果然是祥瑞之鸟。韩愈于元和十五年正月量移袁州刺史至九月,既时来运转,旨诏内调为国子祭酒。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韩愈一语成谶,明月山脚下的夏家坊,果然出了一位母仪天下的南宋成恭夏皇后。

  鸡公岭上栖凤凰,明月山下出皇娘,韩愈善言劝巨蟒,昌黎仁德救母獐的故事在袁州坊间广为流传,后人遂将鸡公岭改名为凤凰山,成为袁州的一处风景名胜。

  作者:袁晓华

  精彩阅读

  来源:宜春市韩愈文化研究会 /编辑:徐文静

  责编:程俊

  审核:柳永军

  监审:孙卫东

  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中银(南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