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更143: 悲剧的主角

  • 日期:07-18
  • 点击:(816)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读《南渡北归》第三部 离别 5】

  上一回说到蒋梦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众多亲友同事弟子错过了前往一探的机缘,唯独叶公超赶了个正着,在伤感、悲痛、惺惺相惜的复杂心境中与蒋做了诀别。

  蒋与叶年龄相差较大,却是忘年交:两人有着共同的美国教育背景和生活经历,都爱好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同时都是中途弃学从政,宦海浮沉,中西文化、时代变迁在两人身上都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因此,二人无话不谈,彼此间的性格、品行也是相互熟悉及理解的。

  叶公超仕途的前大半段可谓顺风顺水,春风得意。1958年8月,调任驻美大使。1961年,遭遇“外蒙入会案”,一头栽了下来:丢掉了驻美大使的头衔,被明令禁止不能出国门半步,不能探望留在美国的家人,后期更是被跟踪监视。叶深感郁闷、孤愤,却无计可施。于是捡起习字绘画的爱好,排解情绪。1981年11月20日,叶公超因心脏病于台北荣民总医院去世,终年77岁。

  孟子云: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傅斯年曾经寄予台大学生,可谓一腔肺腑,也是他人生征途的座右铭。相比之下,叶公超没有看破官场的密锁暗道,显得有些自怨自艾自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