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别凉爽,向热而行

  • 日期:08-08
  • 点击:(882)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理夏天气温凉爽,日平均气温不会我们一家三口却开车前往炎热的西双版纳。

  北京的老师要去版纳中科院植物园写生,近在大理,一定不能错过这个学习的好机会。

  自从有了第一次开车从北京到大理的长途自驾经历后,喜欢上了自驾。最终决定一家三口从大理开车到版纳。

  收拾好行装,锁上只呆了三天的家门。汤圆在宠物寄养那里,我们美滋滋的又出发了。

  2015年冬季曾经坐飞机去过一次版纳。听说去版纳的路有些难走,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大理去版纳的路有三条,因为赶时间,我们决定走高速,先到昆明,然后走玉溪、普洱。路程比较远。

  第一天,分别在普绷和玉溪服务区休息,玉溪晋红服务区刚开放一年多,来往停留车辆很少,不见川流不息的人群,工作人员比顾客还多。

  因为新建,外面竟然有个大大的观景露台,铺着木质地板,摆放着原木色的餐桌,桌前是高高的木质餐椅。

  买了一杯奶茶,两个冰激凌,面向高速路坐下,看着远方低到地平线的云朵,四周广袤无声。有那么一刻,希望此时即永恒。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两个脸色黝黑、中年工作人员在旁边转悠,我们和他们聊起天来。

  他们说地方话,有些听不懂,好在有李同学这个云南人做翻译。估计看我们太闲,不急着赶路,拿出服务区的调查问卷给我们填。

  过了玉溪收费站,高速旁酷派啊提示前方连续十七公里连续下坡,要注意放慢车速。刚走了三、四公里,导航显示前方有交通事故。

  车子最终停了下来,前方堵了很多车,已经下午四点多钟,刚过玉溪。导航显示还要堵五十分钟,我们也下了车。

  夕阳越过山巅,给高速路边的小草们染上金边。已经有很多司机和乘客下车在路边等。

  孩子总能及时发现好玩的东西,她玩起了那些金边小草,掐了一把做成花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漫长的等待。

  直到听到救护车的鸣笛声,才看到了一丝希望。不久,堵了很久的车开始放行。

  路上,李同学看到辅路上有几辆轿车和一辆大货车停在那里,救护车停在旁边。希望受伤的生命都无恙。

  自驾途中,让人真心觉得生命是份礼物,我们要好好珍惜他。

  那十七公里的下坡山路,右边是悬崖,左边是峭壁,大货车又在旁边超来变去,开得很是惊险。

  天色渐暗,我们决定在元江哈尼族傣族彝族自治县休息,第二天再继续去版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未到元江,就看到两个山峰之间架着一座未接拢的大桥,建成后它将是世界上最高的高架桥。过了那座高架桥,再越过红河,就到元江县城了。

  元江县高速出口下来,经过一条林荫大道,行人稀少,路面整洁,不愧为全国园林绿化县。

  到酒店停车场,打开车门,一股热浪让人想关上车门,退回到空调车里。30度。孩子一直喊:“太热啦!”热得脸上的汗哗哗往下落,赶紧给她脱了外面的长袖。

  想念你,凉爽的大理。

  96

  生凌君君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7.2

  2019.08.03 11:52*

  字数 1045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理夏天气温凉爽,日平均气温不会我们一家三口却开车前往炎热的西双版纳。

  北京的老师要去版纳中科院植物园写生,近在大理,一定不能错过这个学习的好机会。

  自从有了第一次开车从北京到大理的长途自驾经历后,喜欢上了自驾。最终决定一家三口从大理开车到版纳。

  收拾好行装,锁上只呆了三天的家门。汤圆在宠物寄养那里,我们美滋滋的又出发了。

  2015年冬季曾经坐飞机去过一次版纳。听说去版纳的路有些难走,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大理去版纳的路有三条,因为赶时间,我们决定走高速,先到昆明,然后走玉溪、普洱。路程比较远。

  第一天,分别在普绷和玉溪服务区休息,玉溪晋红服务区刚开放一年多,来往停留车辆很少,不见川流不息的人群,工作人员比顾客还多。

  因为新建,外面竟然有个大大的观景露台,铺着木质地板,摆放着原木色的餐桌,桌前是高高的木质餐椅。

  买了一杯奶茶,两个冰激凌,面向高速路坐下,看着远方低到地平线的云朵,四周广袤无声。有那么一刻,希望此时即永恒。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两个脸色黝黑、中年工作人员在旁边转悠,我们和他们聊起天来。

  他们说地方话,有些听不懂,好在有李同学这个云南人做翻译。估计看我们太闲,不急着赶路,拿出服务区的调查问卷给我们填。

  过了玉溪收费站,高速旁酷派啊提示前方连续十七公里连续下坡,要注意放慢车速。刚走了三、四公里,导航显示前方有交通事故。

  车子最终停了下来,前方堵了很多车,已经下午四点多钟,刚过玉溪。导航显示还要堵五十分钟,我们也下了车。

  夕阳越过山巅,给高速路边的小草们染上金边。已经有很多司机和乘客下车在路边等。

  孩子总能及时发现好玩的东西,她玩起了那些金边小草,掐了一把做成花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漫长的等待。

  直到听到救护车的鸣笛声,才看到了一丝希望。不久,堵了很久的车开始放行。

  路上,李同学看到辅路上有几辆轿车和一辆大货车停在那里,救护车停在旁边。希望受伤的生命都无恙。

  自驾途中,让人真心觉得生命是份礼物,我们要好好珍惜他。

  那十七公里的下坡山路,右边是悬崖,左边是峭壁,大货车又在旁边超来变去,开得很是惊险。

  天色渐暗,我们决定在元江哈尼族傣族彝族自治县休息,第二天再继续去版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未到元江,就看到两个山峰之间架着一座未接拢的大桥,建成后它将是世界上最高的高架桥。过了那座高架桥,再越过红河,就到元江县城了。

  元江县高速出口下来,经过一条林荫大道,行人稀少,路面整洁,不愧为全国园林绿化县。

  到酒店停车场,打开车门,一股热浪让人想关上车门,退回到空调车里。30度。孩子一直喊:“太热啦!”热得脸上的汗哗哗往下落,赶紧给她脱了外面的长袖。

  想念你,凉爽的大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理夏天气温凉爽,日平均气温不会我们一家三口却开车前往炎热的西双版纳。

  北京的老师要去版纳中科院植物园写生,近在大理,一定不能错过这个学习的好机会。

  自从有了第一次开车从北京到大理的长途自驾经历后,喜欢上了自驾。最终决定一家三口从大理开车到版纳。

  收拾好行装,锁上只呆了三天的家门。汤圆在宠物寄养那里,我们美滋滋的又出发了。

  2015年冬季曾经坐飞机去过一次版纳。听说去版纳的路有些难走,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大理去版纳的路有三条,因为赶时间,我们决定走高速,先到昆明,然后走玉溪、普洱。路程比较远。

  第一天,分别在普绷和玉溪服务区休息,玉溪晋红服务区刚开放一年多,来往停留车辆很少,不见川流不息的人群,工作人员比顾客还多。

  因为新建,外面竟然有个大大的观景露台,铺着木质地板,摆放着原木色的餐桌,桌前是高高的木质餐椅。

  买了一杯奶茶,两个冰激凌,面向高速路坐下,看着远方低到地平线的云朵,四周广袤无声。有那么一刻,希望此时即永恒。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两个脸色黝黑、中年工作人员在旁边转悠,我们和他们聊起天来。

  他们说地方话,有些听不懂,好在有李同学这个云南人做翻译。估计看我们太闲,不急着赶路,拿出服务区的调查问卷给我们填。

  过了玉溪收费站,高速旁酷派啊提示前方连续十七公里连续下坡,要注意放慢车速。刚走了三、四公里,导航显示前方有交通事故。

  车子最终停了下来,前方堵了很多车,已经下午四点多钟,刚过玉溪。导航显示还要堵五十分钟,我们也下了车。

  夕阳越过山巅,给高速路边的小草们染上金边。已经有很多司机和乘客下车在路边等。

  孩子总能及时发现好玩的东西,她玩起了那些金边小草,掐了一把做成花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漫长的等待。

  直到听到救护车的鸣笛声,才看到了一丝希望。不久,堵了很久的车开始放行。

  路上,李同学看到辅路上有几辆轿车和一辆大货车停在那里,救护车停在旁边。希望受伤的生命都无恙。

  自驾途中,让人真心觉得生命是份礼物,我们要好好珍惜他。

  那十七公里的下坡山路,右边是悬崖,左边是峭壁,大货车又在旁边超来变去,开得很是惊险。

  天色渐暗,我们决定在元江哈尼族傣族彝族自治县休息,第二天再继续去版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未到元江,就看到两个山峰之间架着一座未接拢的大桥,建成后它将是世界上最高的高架桥。过了那座高架桥,再越过红河,就到元江县城了。

  元江县高速出口下来,经过一条林荫大道,行人稀少,路面整洁,不愧为全国园林绿化县。

  到酒店停车场,打开车门,一股热浪让人想关上车门,退回到空调车里。30度。孩子一直喊:“太热啦!”热得脸上的汗哗哗往下落,赶紧给她脱了外面的长袖。

  想念你,凉爽的大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