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宫调之许我对你念念不忘(连载三十一) - 草稿

  • 日期:08-01
  • 点击:(963)




  素清回到宫中,只觉浑身无力,头晕目眩,勉强扶着宫人,走到床边,汗已经浸湿了衣物,脖子后边火烧一样疼痛,“娘娘,您还好吧?”“我,我没事,……只是感觉脖子难受的很,你帮我看看”说着背过身去,宫人放下手中的盆子,走过来,轻轻拉下衣服的衣领,“啊……这……这是什么”瘫倒在地,素清顿时清醒过来,踉跄的走到镜子前,转过头看见自己的耳根后边多了一条红色的细线,仔细一看就像一条红色的小蛇一样,而且它还在动,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外边的宫人闻声也赶过来,“娘娘,何事惊慌?”只见蓓儿摊坐在地上,素清镇定下来,“都给本宫下去,没有本宫的吩咐不得擅自入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诺”来人退了出去。

  “蓓儿,你留下”

  “诺”

  “告诉我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娘娘,我刚才看到了一条红色的细线,看起来像……像”

  “是不是像这样?”素清伸手拔出发簪在后耳处划了一下,一条红色的小蛇蜿蜒开来,“娘娘,”蓓儿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记住,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对你不一定是好事”

  “诺,诺,娘娘今日之事我对天发誓绝不会吐露半点”蓓儿惶恐说到。

  素清弯下身轻轻扶起蓓儿,“蓓儿,你我以姐妹相称,我对你如何该是明白的,只望你真的可以如此守住秘密,否则在这深宫中我们不过也是尘土罢了,你明白吗?”

  蓓儿抬头泪眼朦胧,连连点头,“启禀娘娘,大公子求见,见否?”

  这扶苏有何事来呢?“蓓儿,你赶紧起来”

  “诺”

  “不见,这后宫,本不该是他来的地方”素清不知自己为何这般。

  近日那个相同的梦又开始出现了,夜不能寐。后颈火烧一样疼痛难忍,有几次差点痛晕过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素清想起那天赵高派人送的那个盒子,不知被自己丢哪里去了,必须去找义父,素清心想。也许义父知道是怎么回事?

  “蓓儿,替我更衣,我们去桃源”

  远远的,赵高的身影出现在假山一角,素清看了一眼蓓儿,道:“蓓儿,起风了,帮我取件披风吧”待蓓儿退下,蓓儿向后走去。

  “奴才参见娘娘,娘娘吉祥”边说边行礼,素清连忙扶起赵高,

  “义父,快快请起,这里并无旁人,你我何须如此”

  “义父,实不相瞒,柔儿这次来是……”赵高抬手,打住素清的话语。

  “柔儿,想必近日身体出现不适吧?”

  “义父,你是怎么知道的?”素清错愕。解下面纱,脖子的后边有一道血痕。

  “你先服下这颗丹药,后颈的疼痛感自然会减轻”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个药瓶。

  “是,义父,这是什么药?”

  “我随后告诉你,你先服下”

  “柔儿,唉”赵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很多年前,你族惨遭灭门之祸,我救出你时,你已经奄奄一息,不得已只能以毒喂养你,此毒奇清,可保你性命,可是同时与他毒相遇又会冲击你的命门,让你遭受噬咬之痛……”赵高说着像想起什么似的,停下来,“柔儿,这是否与噬魂香有关?”

  “义父,你是说我之前给嬴政用的噬魂香?”

  “你现在感觉如何?此药石幸得一位道人赠予,你如此服用,便不会有痛楚”

  “好了很多,没那么痛了”

  “柔儿,我察你仍是优柔寡断,心慈手软,此次大殿上是很好的机会,可是你却白白的错失良机”

  “义父,我只是在等候更适合的时机,扶苏为人正直,大义凛然,这样的场面根本震不住他,何况,此次噬魂香已经引起他的怀疑,若不是利用丽姬作为掩饰,如何收场?”素清背过身。

  “当真如此?”

  不等素清回答。“也罢,若急于功成,也非是一良事”

  “参见二殿下”

  “罢了罢了,夫子请起”不待素清反应过来。

  “柔儿”胡亥唤道。

  “此地不宜久留,奴才告退”赵高看了一眼素清,缓缓退了出去。

  素清反应过来,“参见二公子,素清也告退”

  胡亥一把拉住素清,素清踉跄跌入胡亥怀中,“柔儿,好想你”胡亥将头埋进素清的头发中,素清动弹不得,“二公子,请自重”胡亥看着素清,觉得好陌生,“柔儿,怎到如此?我不过才几日不见你,罢了,我全当上次是你的气话,莫要再生气”

  “二公子,昔日我已经道的明白,公子也听的明白,我们回不去了”素清冷冷说到。

  “柔儿,你还是怪我,对吗?

  “还是,你对我大哥动了心?”“柔儿……”胡亥拥着这软绵绵的身子,身体已无法控制,手不自觉的上下移动,素清只觉浑身无法动弹,头晕眼花,身体中突然有一股燥热,无法释放,胡亥转身将素清压在身下,素清这才意识到什么,“这药,这药,义父……”胡亥并不理会,“我忘了告诉你,这个药,没问题,不过被我动了手脚,你是我的”胡亥呼吸急促的说到。

  素清只觉一阵恶心,眼前浮过很多画面,那是昔日和胡亥一起的画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现在又怎能料到如此?此时他唯一想到的就是一个人——大秦帝国的大公子扶苏。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渴求过见到他。好奇怪。“不不,我不能,陛下”“二公子,我现在是你父王的妃子,而且你该知道上次暴毙的那个宫女,她现在就在你身后,正看着你呢”

  胡亥突觉脖子后有丝丝凉风吹过,不觉害怕起来。

  “娘娘,娘娘,你在这里吗?”素清听到一声声的呼唤,胡亥也听到了,“二公子,你快走,被发现了你我都会没命的”胡亥惊到,起身便躲了起来。

  素清挣扎着起来,好在无大碍,整理一下衣服,慢慢走出去,“蓓儿,我在这里”

  躲在暗处的胡亥直冒冷汗,恨得咬牙切齿,差点就得到心爱之人了。

  本来是要得到素清,那个老家伙不知道能活多长日子,他宠爱素清,如果素清能够诞下龙子,素清便离不开他,那自己也可以更好的控制她,素清就会继续为他做事,以后素清与自己的孩子就会被立为太子,素清,咱们等着瞧……(未完待续)

  96

  蛇予

  2019.07.30 13:11

  字数 2118

  素清回到宫中,只觉浑身无力,头晕目眩,勉强扶着宫人,走到床边,汗已经浸湿了衣物,脖子后边火烧一样疼痛,“娘娘,您还好吧?”“我,我没事,……只是感觉脖子难受的很,你帮我看看”说着背过身去,宫人放下手中的盆子,走过来,轻轻拉下衣服的衣领,“啊……这……这是什么”瘫倒在地,素清顿时清醒过来,踉跄的走到镜子前,转过头看见自己的耳根后边多了一条红色的细线,仔细一看就像一条红色的小蛇一样,而且它还在动,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外边的宫人闻声也赶过来,“娘娘,何事惊慌?”只见蓓儿摊坐在地上,素清镇定下来,“都给本宫下去,没有本宫的吩咐不得擅自入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诺”来人退了出去。

  “蓓儿,你留下”

  “诺”

  “告诉我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娘娘,我刚才看到了一条红色的细线,看起来像……像”

  “是不是像这样?”素清伸手拔出发簪在后耳处划了一下,一条红色的小蛇蜿蜒开来,“娘娘,”蓓儿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记住,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对你不一定是好事”

  “诺,诺,娘娘今日之事我对天发誓绝不会吐露半点”蓓儿惶恐说到。

  素清弯下身轻轻扶起蓓儿,“蓓儿,你我以姐妹相称,我对你如何该是明白的,只望你真的可以如此守住秘密,否则在这深宫中我们不过也是尘土罢了,你明白吗?”

  蓓儿抬头泪眼朦胧,连连点头,“启禀娘娘,大公子求见,见否?”

  这扶苏有何事来呢?“蓓儿,你赶紧起来”

  “诺”

  “不见,这后宫,本不该是他来的地方”素清不知自己为何这般。

  近日那个相同的梦又开始出现了,夜不能寐。后颈火烧一样疼痛难忍,有几次差点痛晕过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素清想起那天赵高派人送的那个盒子,不知被自己丢哪里去了,必须去找义父,素清心想。也许义父知道是怎么回事?

  “蓓儿,替我更衣,我们去桃源”

  远远的,赵高的身影出现在假山一角,素清看了一眼蓓儿,道:“蓓儿,起风了,帮我取件披风吧”待蓓儿退下,蓓儿向后走去。

  “奴才参见娘娘,娘娘吉祥”边说边行礼,素清连忙扶起赵高,

  “义父,快快请起,这里并无旁人,你我何须如此”

  “义父,实不相瞒,柔儿这次来是……”赵高抬手,打住素清的话语。

  “柔儿,想必近日身体出现不适吧?”

  “义父,你是怎么知道的?”素清错愕。解下面纱,脖子的后边有一道血痕。

  “你先服下这颗丹药,后颈的疼痛感自然会减轻”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个药瓶。

  “是,义父,这是什么药?”

  “我随后告诉你,你先服下”

  “柔儿,唉”赵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很多年前,你族惨遭灭门之祸,我救出你时,你已经奄奄一息,不得已只能以毒喂养你,此毒奇清,可保你性命,可是同时与他毒相遇又会冲击你的命门,让你遭受噬咬之痛……”赵高说着像想起什么似的,停下来,“柔儿,这是否与噬魂香有关?”

  “义父,你是说我之前给嬴政用的噬魂香?”

  “你现在感觉如何?此药石幸得一位道人赠予,你如此服用,便不会有痛楚”

  “好了很多,没那么痛了”

  “柔儿,我察你仍是优柔寡断,心慈手软,此次大殿上是很好的机会,可是你却白白的错失良机”

  “义父,我只是在等候更适合的时机,扶苏为人正直,大义凛然,这样的场面根本震不住他,何况,此次噬魂香已经引起他的怀疑,若不是利用丽姬作为掩饰,如何收场?”素清背过身。

  “当真如此?”

  不等素清回答。“也罢,若急于功成,也非是一良事”

  “参见二殿下”

  “罢了罢了,夫子请起”不待素清反应过来。

  “柔儿”胡亥唤道。

  “此地不宜久留,奴才告退”赵高看了一眼素清,缓缓退了出去。

  素清反应过来,“参见二公子,素清也告退”

  胡亥一把拉住素清,素清踉跄跌入胡亥怀中,“柔儿,好想你”胡亥将头埋进素清的头发中,素清动弹不得,“二公子,请自重”胡亥看着素清,觉得好陌生,“柔儿,怎到如此?我不过才几日不见你,罢了,我全当上次是你的气话,莫要再生气”

  “二公子,昔日我已经道的明白,公子也听的明白,我们回不去了”素清冷冷说到。

  “柔儿,你还是怪我,对吗?

  “还是,你对我大哥动了心?”“柔儿……”胡亥拥着这软绵绵的身子,身体已无法控制,手不自觉的上下移动,素清只觉浑身无法动弹,头晕眼花,身体中突然有一股燥热,无法释放,胡亥转身将素清压在身下,素清这才意识到什么,“这药,这药,义父……”胡亥并不理会,“我忘了告诉你,这个药,没问题,不过被我动了手脚,你是我的”胡亥呼吸急促的说到。

  素清只觉一阵恶心,眼前浮过很多画面,那是昔日和胡亥一起的画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现在又怎能料到如此?此时他唯一想到的就是一个人——大秦帝国的大公子扶苏。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渴求过见到他。好奇怪。“不不,我不能,陛下”“二公子,我现在是你父王的妃子,而且你该知道上次暴毙的那个宫女,她现在就在你身后,正看着你呢”

  胡亥突觉脖子后有丝丝凉风吹过,不觉害怕起来。

  “娘娘,娘娘,你在这里吗?”素清听到一声声的呼唤,胡亥也听到了,“二公子,你快走,被发现了你我都会没命的”胡亥惊到,起身便躲了起来。

  素清挣扎着起来,好在无大碍,整理一下衣服,慢慢走出去,“蓓儿,我在这里”

  躲在暗处的胡亥直冒冷汗,恨得咬牙切齿,差点就得到心爱之人了。

  本来是要得到素清,那个老家伙不知道能活多长日子,他宠爱素清,如果素清能够诞下龙子,素清便离不开他,那自己也可以更好的控制她,素清就会继续为他做事,以后素清与自己的孩子就会被立为太子,素清,咱们等着瞧……(未完待续)

  素清回到宫中,只觉浑身无力,头晕目眩,勉强扶着宫人,走到床边,汗已经浸湿了衣物,脖子后边火烧一样疼痛,“娘娘,您还好吧?”“我,我没事,……只是感觉脖子难受的很,你帮我看看”说着背过身去,宫人放下手中的盆子,走过来,轻轻拉下衣服的衣领,“啊……这……这是什么”瘫倒在地,素清顿时清醒过来,踉跄的走到镜子前,转过头看见自己的耳根后边多了一条红色的细线,仔细一看就像一条红色的小蛇一样,而且它还在动,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外边的宫人闻声也赶过来,“娘娘,何事惊慌?”只见蓓儿摊坐在地上,素清镇定下来,“都给本宫下去,没有本宫的吩咐不得擅自入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诺”来人退了出去。

  “蓓儿,你留下”

  “诺”

  “告诉我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娘娘,我刚才看到了一条红色的细线,看起来像……像”

  “是不是像这样?”素清伸手拔出发簪在后耳处划了一下,一条红色的小蛇蜿蜒开来,“娘娘,”蓓儿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记住,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对你不一定是好事”

  “诺,诺,娘娘今日之事我对天发誓绝不会吐露半点”蓓儿惶恐说到。

  素清弯下身轻轻扶起蓓儿,“蓓儿,你我以姐妹相称,我对你如何该是明白的,只望你真的可以如此守住秘密,否则在这深宫中我们不过也是尘土罢了,你明白吗?”

  蓓儿抬头泪眼朦胧,连连点头,“启禀娘娘,大公子求见,见否?”

  这扶苏有何事来呢?“蓓儿,你赶紧起来”

  “诺”

  “不见,这后宫,本不该是他来的地方”素清不知自己为何这般。

  近日那个相同的梦又开始出现了,夜不能寐。后颈火烧一样疼痛难忍,有几次差点痛晕过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素清想起那天赵高派人送的那个盒子,不知被自己丢哪里去了,必须去找义父,素清心想。也许义父知道是怎么回事?

  “蓓儿,替我更衣,我们去桃源”

  远远的,赵高的身影出现在假山一角,素清看了一眼蓓儿,道:“蓓儿,起风了,帮我取件披风吧”待蓓儿退下,蓓儿向后走去。

  “奴才参见娘娘,娘娘吉祥”边说边行礼,素清连忙扶起赵高,

  “义父,快快请起,这里并无旁人,你我何须如此”

  “义父,实不相瞒,柔儿这次来是……”赵高抬手,打住素清的话语。

  “柔儿,想必近日身体出现不适吧?”

  “义父,你是怎么知道的?”素清错愕。解下面纱,脖子的后边有一道血痕。

  “你先服下这颗丹药,后颈的疼痛感自然会减轻”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个药瓶。

  “是,义父,这是什么药?”

  “我随后告诉你,你先服下”

  “柔儿,唉”赵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很多年前,你族惨遭灭门之祸,我救出你时,你已经奄奄一息,不得已只能以毒喂养你,此毒奇清,可保你性命,可是同时与他毒相遇又会冲击你的命门,让你遭受噬咬之痛……”赵高说着像想起什么似的,停下来,“柔儿,这是否与噬魂香有关?”

  “义父,你是说我之前给嬴政用的噬魂香?”

  “你现在感觉如何?此药石幸得一位道人赠予,你如此服用,便不会有痛楚”

  “好了很多,没那么痛了”

  “柔儿,我察你仍是优柔寡断,心慈手软,此次大殿上是很好的机会,可是你却白白的错失良机”

  “义父,我只是在等候更适合的时机,扶苏为人正直,大义凛然,这样的场面根本震不住他,何况,此次噬魂香已经引起他的怀疑,若不是利用丽姬作为掩饰,如何收场?”素清背过身。

  “当真如此?”

  不等素清回答。“也罢,若急于功成,也非是一良事”

  “参见二殿下”

  “罢了罢了,夫子请起”不待素清反应过来。

  “柔儿”胡亥唤道。

  “此地不宜久留,奴才告退”赵高看了一眼素清,缓缓退了出去。

  素清反应过来,“参见二公子,素清也告退”

  胡亥一把拉住素清,素清踉跄跌入胡亥怀中,“柔儿,好想你”胡亥将头埋进素清的头发中,素清动弹不得,“二公子,请自重”胡亥看着素清,觉得好陌生,“柔儿,怎到如此?我不过才几日不见你,罢了,我全当上次是你的气话,莫要再生气”

  “二公子,昔日我已经道的明白,公子也听的明白,我们回不去了”素清冷冷说到。

  “柔儿,你还是怪我,对吗?

  “还是,你对我大哥动了心?”“柔儿……”胡亥拥着这软绵绵的身子,身体已无法控制,手不自觉的上下移动,素清只觉浑身无法动弹,头晕眼花,身体中突然有一股燥热,无法释放,胡亥转身将素清压在身下,素清这才意识到什么,“这药,这药,义父……”胡亥并不理会,“我忘了告诉你,这个药,没问题,不过被我动了手脚,你是我的”胡亥呼吸急促的说到。

  素清只觉一阵恶心,眼前浮过很多画面,那是昔日和胡亥一起的画面,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现在又怎能料到如此?此时他唯一想到的就是一个人——大秦帝国的大公子扶苏。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渴求过见到他。好奇怪。“不不,我不能,陛下”“二公子,我现在是你父王的妃子,而且你该知道上次暴毙的那个宫女,她现在就在你身后,正看着你呢”

  胡亥突觉脖子后有丝丝凉风吹过,不觉害怕起来。

  “娘娘,娘娘,你在这里吗?”素清听到一声声的呼唤,胡亥也听到了,“二公子,你快走,被发现了你我都会没命的”胡亥惊到,起身便躲了起来。

  素清挣扎着起来,好在无大碍,整理一下衣服,慢慢走出去,“蓓儿,我在这里”

  躲在暗处的胡亥直冒冷汗,恨得咬牙切齿,差点就得到心爱之人了。

  本来是要得到素清,那个老家伙不知道能活多长日子,他宠爱素清,如果素清能够诞下龙子,素清便离不开他,那自己也可以更好的控制她,素清就会继续为他做事,以后素清与自己的孩子就会被立为太子,素清,咱们等着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