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揭秘解救传销人员——我在南派传销内部7日(一)

  • 日期:07-18
  • 点击:(1757)


  本文是小编的朋友亲身经历口述我代笔发表,为了保护解救人隐私和朋友安全,文章里面名字全部为虚构,本文分为5部分10个章节,小编会以日记加后记形式展现给大家,更新需要时长大约一周,文章部分图片是真实场景,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章节一:

  2019年5月1日 晴

  早上5点半,解救人明耀的父亲,我们称李叔的同伴已经起床了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因为昨晚我们到达前领导人的家乡找好宾馆已经凌晨2点了,为了让明耀相信我和阿平的确是来考察项目的,我特意选择了火车站附近的宾馆居住。(备注:我和李叔是远方亲戚,我和明耀很小的时候见过面)

  我躺在床上劝李叔说道:不要太担心了,南派传销没那么暴力,我和阿平会先混进去,找到合适机会就把人强行带走,你只用通过定位把车开到指定地方就可以,后面我们负责报警把这个窝点铲除了。李叔听后躺在床上开始鼓捣着手机不能入睡,其实我能理解李叔此时的心情,明耀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大学毕业后工作一直不顺利,进入传销一年多的时间从家里拿走了近10万元,作为豫西南山区的菜农,这可是他三年的收入。此行我不知道能否帮助李叔追回经济的损失,只能路上劝李叔只要把人带回来了,好好干两年钱就挣回来了。按照设计的剧情我们坐的火车10点钟到站,开了近8个小时的车我实在太困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9点钟李叔把我推醒说:时间快到了,先下楼吃个早餐。阿平睡的正香,我也不忍心叫醒他,我简单洗漱后跟着李叔下楼吃早餐,李叔胃口明显不好,只喝了一杯豆浆,离开的时候顺便给阿平带了一份。阿平收拾完已经9点半,我和阿平背着包准备步行到火车站售票厅门口(因为怕穿帮我们不能站在出站口),走之前再三交代李叔一定要盯着手机微信看我们发的位置信息,一旦我们失手立马报警。

  大概9点40我和阿平已到了售票厅门口,整个车站人来人往我和阿平坐到附近肯德基里面点了杯饮料开始给明耀打电话,第一个电话响起,没人接,我让阿平更换号码拨打依旧无人接听,我此刻心慌了,难道李叔说漏嘴了?正准备给李叔打电话问情况,一个陌生的本地电话打了过来,我立刻接听,电话里传来了明耀声音说道:我刚送完货,大概十点半到车站接你们。我和阿平无聊的只能在手机上玩斗地主消磨时间。

  10点20左右,明耀本人的号码打来电话问我的位置,我给他说在肯德基里面,大概5分钟左右我看到了一个清瘦的男孩出现,跟手机里的照片非常相似就招手打招呼,我简单说了下我是他远方表哥,阿平是我朋友,顺便把包内老家特产给他拿了出来!明耀没有平常人的热情和激动只是平淡的说:今天刚送完货,后面没啥事了,带你们去我住的地方。随后我们上了一辆出租车,七拐八拐的,大概20分钟我们到了一个很老旧的小区门口下车。

  当进入房间时,我对阿平说:你下楼去买两包烟。阿平听完二话没说就下楼了,我进入房间扫了一眼,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家具极少且破旧不堪,几乎看不到电器类设备,连最基本的电视都没有,屋内空无一人,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明耀给我倒了杯水,我问他:你在这边做药材生意挺挣钱的,怎么不租个好点房子。明耀一愣然后说:这地方离公司近,几个同事合租的。随后我俩简单聊了下老家的事和路上的事,中间阿平回来给我一个OK的手势,我知道位置已发,手机已经藏好。

  11点左右开始有人回来,首先回来的是一位中年妇女自称是公司的负责培训的李老师来自江苏,简单打了个招呼就进厨房了,随后两个是年轻女孩自我介绍叫阿彩和乐乐来自西北某省,最后一个回来的是一个50来岁的老头满口四川话,经过乐乐的翻译才听清他叫也叫老李,(为了区分两个老李传销这位我称之为四川老李)人来齐后明耀下楼说去买菜和酒给我们接风,阿彩和乐乐则邀请我们一块玩纸牌,玩的过程中两个人时不时的问我和阿平之前干什么的,来这是不是考察项目的,四川老李则在一边打哈哈说着年轻人干事要有耐心,要多听少想之类的一些话,满口四川方言,还需要乐乐在一旁给我们翻译,我心里则骂你这个糟老头子实在太坏了!

  12点左右开饭了,一个烧鸡,一个鱼,其余的全是素菜,我和阿平也饿了,端起盛饭的盆子就吃了起来,李老师则不停的劝酒,我和阿平只好假装不会喝酒一人喝了一杯就不再喝了,吃的差不多了,酒还有半瓶,李老师提议让阿彩和乐乐先唱首歌,然后按顺序每人人唱首歌或者讲个故事,唱完就开始收拾饭桌,明耀说下午没事斗地主玩吧,我和阿平异口同声的说,昨晚没睡好,需要休息。明耀看看李老师就同意我们睡觉,其他人则以各种理由离开了,我和阿平进了卧室看到是地铺也没吭声,准备躺下的时候,明耀说你们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我和阿平随便给朋友打了个电话说了句:已经到地方了别操心。随后就躺下了,明耀又说你们把手机给我,我给你们充电,我给阿平使了个眼色,我和阿平把微信退出和手机锁屏后交给明耀就躺下睡觉了(来之前我和阿平已经换了个新号码)。

  一觉醒来已经晚上6点多了,我走出房间,中午的人都在场,饭菜已经上桌,我喊阿平起来吃饭,菜是上午的剩菜烩了一大盆,主食是馒头没有粥,我和阿平随便吃了点,晚上饭桌上大家都比较少话,李老师饭桌上说到:今天比较忙也没好好准备饭菜,随便吃两口,晚上吃的简单对身体有好处。我心里则想,是不是资金困难了,连买菜钱都没了!饭后明耀提议再玩会牌,阿平则问明耀要手机,明耀说家里插座有问题拿到邻居家冲电去了,晚会去拿,然后牌局开始,李老师和明耀则出门了,到9点钟李老师回来开始催着收拾牌局,准备洗漱睡觉,明耀随后也开门进来把手机归还给我们,洗漱的时候明耀亲自打来了水要给我和阿平洗脚,我和阿平自然没拒绝。

  进入房间,我躺在地铺上,把手机压在枕头下面,钱包则直接放进内裤里,旁边阿平已经开始微微打呼噜,明耀也没了动静,我则思考着今天所做所说是否有瑕疵,突然手机有了震动音,我看了看明耀,没有被惊醒,我慢慢钻进被窝打开手机看到是李叔发来消息问情况和明耀在问他要钱是否给他,我回复了一句:顺利进行中,勿念,给他转300后,立马关机了,夜深了,我也坚持不住睡着了,明天会怎么样呢?也不想了,至少现在我们没被限制自由手机依旧在我们手中,即使手机今晚没拿回来,阿平还藏有部手机。

  章节二:

  2019年5月2日 晴

件反射般的摸了摸枕头下面,手机还在,看了看窗外太阳已经升起,心情平静了下来,回想刚才的梦,难道今天会被人追?

  今天是我和阿平进入传销的第二天,阿平依旧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慢悠悠的穿着洗漱。早饭一人一碗米汤,说是米汤,我仔细查了查里面的米粒,竟然能数过来只有23粒,阿平直接把筷子一放就进房间拿出面包吃了起来,我低头扒拉着米粒,其余人则神情怪异的看着阿平,还好都没说什么?早饭在8点钟结束,貌似有些尴尬,却风平浪静的度过!

  早饭后,四川老李以谈业务为由先行离开了,明耀单独跟我说带我去认识几个朋友,我说阿平一块去吧,旁边的阿彩和乐乐打断我说,她俩带着帅哥阿平去湖边玩,我看了眼阿平,阿平立即说好啊,就这样我和阿平由两帮人各自带着分开了,我此时还庆幸我俩手机还在,有什么事还能联系上,出门前李老师淡淡的说了句中午11点半开放早点回来。

消息,一个位置信息,一个写的是没有去湖边,被带进一个小区,让我注意安全。我回复他一样情况,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发生冲突。进入这个小区步梯到4楼,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少妇,自我介绍叫陈姐。

  陈姐安排我和明耀坐下后,我扫了一下房间,依旧是三室一厅,依旧简单的家具,此刻室内除了我们三个无他人。陈姐给我倒完水后,开始问我住的还习惯不?我含糊回答还可以。其余的就是一些简单家常,我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我问明耀怎么不去去公司看看么?明耀看看陈姐不知所措,我故意露把袖子往上撸露出了事先做好的假纹身。陈姐则脸色一变随后立马笑盈盈的说:明耀还没告诉我你做的什么行业,其实我们做的是连锁销售,没有门面,靠的是人际销售。我听完起身后退两步,指着明耀说:你这不是传销吗?你在微信上骗我说做医药销售,让我来干嘛?明耀低头不语,陈姐则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认为是传销,但你看到我们限制你人身自由了吗?你既然来了就当时旅游了,顺便了解下我们的项目。明耀此时才考口说道:哥既然来了就了解下行业,你要感觉行业不行,我给你买票让你回家。

报平安,给阿平发消息问他在哪,却没回音,我开始担心阿平被洗脑了!

  回去的路上,经过菜市场,阿平买了几样简单的蔬菜,我害怕继续喝米汤,就自己付钱买了2斤五花肉,明耀看到后简单说了句,家里有菜,以后别这么破费了,到家门口我就听见阿平和两个女孩的欢笑声。心理凉了一大截,难道阿平真的被洗脑了,进门乐乐则热情的问道上午怎么样,我笑着说还行,先了解了解情况,随后加入了他们的牌局,明耀则去厨房和李姐做饭去了,期间阿平一直回避我的眼光,我心里开始不安。

  午饭两荤4素,其中还有我买的五花肉,说实话,李姐的厨艺还是不错,我和阿平依旧不管吃相的每人吃了两碗米饭,其余人则细嚼慢咽,饭后我才发现四川李叔中午没回来,本来想问句,仔细一想还是少说话为好,收拾好饭桌,明耀提议下午去湖边游玩,两位姑娘兴高采烈的说好的,阿平此时给我一个OK 的手势,我心里的担心放下了。

  饭后,我们一行5人坐公交到了湖边,两个姑娘一路上和阿平有说有笑,明耀则在一旁给我们说这一路风景,特别是对某些建筑的数量说的特别清楚,后来我才知道传销这帮人编造起谎话真是费劲心力,将近40分钟的路程我们一行人到达了目的地。因为赶上五一小长假,湖边人满为患,我们只好找了地方坐下开始侃大山,我发现阿彩特别喜欢给阿平说话,我笑了笑,这阿平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泡妞,期间我喊阿平一块去超市买烟,阿彩自告奋勇的带我们去,到了超市,阿平让阿彩在门口等我们。进入超市内,阿平笑着对我说:机会在3天以后,乐乐会邀请朋友过来,到时候我会想办法让她们带咱们一块,那时只有明耀一个男的,我们动手容易成功。我给阿平了一个赞,顺便提醒他千万别被洗脑了。出来的时候我顺便买了几瓶水,到超市门口,阿彩此时站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阿平拍了下阿彩肩膀递给了她一瓶水,然后又在门口买了两根烤肠给阿彩!

  整个下午谁也没提传销和连锁经营的事,阿平和两个姑娘不知道嘀咕些什么,时而传来银铃般的笑声,我跟明耀谈了谈他之前的学生生涯和工作经历,不时掺杂两句他父母在家生活不易,明耀似乎有些伤感,当问起他女朋友时,他似乎变的伤感起来了,我则劝到天下何处无芳草,此刻我慢慢明白了明耀进入传销一方面是社会经验不足,另一方面则是工作和感情双重不顺,甚至我认为他此刻已经知道他深陷传销却因为某些原因不愿意离开。

  平静的时光很快过去,下午5点我们开始坐公交回住的地方,到家时,李姐已经做好晚饭,两荤两素,李叔也回来了,晚饭一样需要大家每人唱首歌或者讲个故事,饭后依旧牌局,我有些困意,四川李叔则加入了牌局,李姐则在旁边看着一本笔记本,时而口中念叨着什么,9点一到李姐开始催促洗漱睡觉,今天明耀依旧给们洗脚,阿彩进入房间前拍了下阿平的肩膀,阿平嘴角露出了笑意!

信息,三天后看位置开车过来!我放好我的手机和钱包也进入了梦中!

  故事:揭秘解救传销人员——我在南派传销内部7日(一)

  本故事文字较多,以连载方式更新,关注我,下个章节更精彩!

  预告:传销小头目现身,阿平突然失联,小编孤身舌战传销头目

  故事:揭秘解救传销人员——我在南派传销内部7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