巜留份深情到云端》|| 二十二、千回百转

  • 日期:07-31
  • 点击:(1717)


?

  陈夫人下葬的前一天,梁冰思前想后,决定向陈英民摊牌。她想有些感情,只能止于唇齿,埋于心间。

  看着陈英民因为爱妻离世而悲痛欲绝的眼神,她实在有些不忍心。但是有些事情当断不断 ,反受其乱,她决定快刀斩乱麻。

  于是趁夜晚大家都离开灵堂时,她轻声但却不失坚定地对陈英民说:“陈先生,感谢您和夫人一直以来对我的厚爱,我决定以夫人义女的身份,为她披麻戴孝,送她入土为安,以报答这么多年您们夫妇对我的关怀和照顾。还望先生您能够成全我的这一愿望。”说着,梁冰双膝跪地,用满含期待的眼神看着陈英民。

  陈英民大惊之下,慌忙扶她起来,嘴里喃喃地说:“使不得,阿冰,这太委屈你了!”

  梁冰则坚定地说:“一点都不委屈,是我心甘情愿的。您和夫人对我的好,今生无以为报,只能铭记于心。我的这点小心愿,还望先生您能成全!”

  陈英民望着梁冰不容置疑和决绝的神情,心里五味杂陈。他知道梁冰的心,她想以这种决绝的方式,断了他对她的念想。陈夫人说的不错,他很爱梁冰,爱得深沉而隐忍。

  梁冰的美,梁冰的知性,梁冰的善良和善解人意,都是吸引他的地方。但是他和夫人青梅竹马,情深义重。他只能将自己的爱深深隐藏,才能不让夫人受伤。他并不知道女人的直觉很敏锐,陈夫人早就对他了如指掌。他也不知道夫人在去世之前,曾想撮合他和梁冰。

  看到梁冰如此坚定,他只能按捺住自己冲动的执念,成全梁冰。虽然他内心深处一万个不舍,可事以至此,他除了成全,好像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梁冰还年轻,还有更好的生活在未来等着她。想想自己一个糟老头子,实在没必要把她绑在自己身边。这样想着,他又释然了。最好的爱,就是放手成全自己爱的人,让她达成自己所有的心愿吧?

  陈英民俯下身子,双手扶起梁冰,慈祥地说:“好冰儿,难为你有这份孝心,我替夫人谢谢你。”

  梁冰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是开心,也是感动。她知道自己的这一决定,已彻底斩断了她和陈英民之间的男女私情。从此以后,伴随他们的,将是浓浓的亲情。

  自己既然答应做他们的义女,从此以后也必须尽一份义女的责任。首先要在陈夫人的丧事上,尽心尽力地扮演好自己义女的角色。

  这一番折腾下来,梁冰忙得都忘了给刘凯打电话。待陈夫人下葬之后,她才猛然惊觉,自己来台*湾好多天了,竟然还没有和刘凯联系过。

  于是她急忙拨了刘凯的电话,却久久无人接听。梁冰的心莫名闪过一丝不祥的预兆,她又赶紧拨打柳叶的电话,电话一接通,柳叶劈头盖脸就质问她:“好你个梁冰,刘凯因伤口感染已经住院好多天了,既不见你人,又不见你电话,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

  梁冰惊慌失措地说:“我到台*湾了,我到的当天陈夫人就不幸病逝,随后一番忙碌,就没顾上和刘凯联系。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枊叶叹了口气说:“他现在好多了,你若忙完了就抓紧时间回来吧?毕竟刘凯现在在病中,需要你的安慰和陪伴。”

  梁冰为难地说:“我还得呆几天,等陈夫人满了头七才能离开。毕竟她活着时待我不薄,为了报答她的厚爱,我以义女的身份送她下葬,所以暂时回不来。麻烦你去叫刘凯接电话,我向他解释一下。”柳叶只好答应了。

  梁冰在电话里细细的将她这次台*湾之行,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刘凯,并向刘凯真诚道歉。梁冰的坦诚,让一肚子愤懑委屈的刘凯,立即雨过天晴。

  他既为自己对梁冰的误会而羞愧,又为梁冰的深明大义而钦佩。这是一个多好的女人,温柔善良又善解人意,自尊自爱又自重。自己和母亲私下嘀咕的那些事儿,的确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么一想,他便安慰梁冰说:“我没事儿了,你就放心地留在台*湾吧?办好你认为该办的所有事情之后再回来,相信那时候我又可以打老*虎了。”逗得梁冰笑出声来。

  陈夫人满了头七之后,梁冰便向陈英民辞行,并告诉他自己回大陆之后,会很快和未婚夫刘凯结婚。

  陈英民眼里闪过一丝丝失落,但很快又被他用真诚的微笑掩盖,他和蔼地对梁冰说:“衷心地祝福你,阿冰!再没有比听到这个消息更让我高兴的事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行单影只的,你不知道我有多放心不下。如今,你终于有人疼有人爱了。如果时间允许,我想亲自参加你的婚礼,以父亲的身份将你的手,交到新郎的手上,见证你幸福美丽的时刻,可以吗?”

  梁冰的眼泪不受控制地纷纷跌落下来,她知道,她和陈英民之间,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结局了。

  于是她幸福地点点头,开心地说:“谢谢义父,我回去和刘凯定好日子后,第一时间告诉你。借此机会,我也好好陪你逛逛我们美丽的红城,说不定到时候你对我们红城一见钟情,不舍得回台湾呢。”

  梁冰的快乐瞬间也感染了陈英民,自陈夫人生病到离去,他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

  梁冰离开台*湾的那天,天气晴好。一尘不染的天空上,偶尔有几朵白云慢慢飘过,微风熏过,空气里弥漫着早春万物复苏的气息。

  她和陈英民在机场挥手告别时,陈英民依依不舍地说:“阿冰,真希望你和刘凯就住在台*湾,这样我们随时都可以见面,不用现在这样跨越千山万水。”

  梁冰只好安慰他说:“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想见面还是比较容易的。以后有时间我和刘凯会常来看您的。”

  飞机到达香港后,梁冰刚走下飞机,准备改乘香港至武汉的航班时,突然听到有人叫她:“阿冰,你是阿冰吗?”

  (未完待续)

  96

  云飘碧天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59.9

  2019.07.28 04:53

  字数 2052

  陈夫人下葬的前一天,梁冰思前想后,决定向陈英民摊牌。她想有些感情,只能止于唇齿,埋于心间。

  看着陈英民因为爱妻离世而悲痛欲绝的眼神,她实在有些不忍心。但是有些事情当断不断 ,反受其乱,她决定快刀斩乱麻。

  于是趁夜晚大家都离开灵堂时,她轻声但却不失坚定地对陈英民说:“陈先生,感谢您和夫人一直以来对我的厚爱,我决定以夫人义女的身份,为她披麻戴孝,送她入土为安,以报答这么多年您们夫妇对我的关怀和照顾。还望先生您能够成全我的这一愿望。”说着,梁冰双膝跪地,用满含期待的眼神看着陈英民。

  陈英民大惊之下,慌忙扶她起来,嘴里喃喃地说:“使不得,阿冰,这太委屈你了!”

  梁冰则坚定地说:“一点都不委屈,是我心甘情愿的。您和夫人对我的好,今生无以为报,只能铭记于心。我的这点小心愿,还望先生您能成全!”

  陈英民望着梁冰不容置疑和决绝的神情,心里五味杂陈。他知道梁冰的心,她想以这种决绝的方式,断了他对她的念想。陈夫人说的不错,他很爱梁冰,爱得深沉而隐忍。

  梁冰的美,梁冰的知性,梁冰的善良和善解人意,都是吸引他的地方。但是他和夫人青梅竹马,情深义重。他只能将自己的爱深深隐藏,才能不让夫人受伤。他并不知道女人的直觉很敏锐,陈夫人早就对他了如指掌。他也不知道夫人在去世之前,曾想撮合他和梁冰。

  看到梁冰如此坚定,他只能按捺住自己冲动的执念,成全梁冰。虽然他内心深处一万个不舍,可事以至此,他除了成全,好像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梁冰还年轻,还有更好的生活在未来等着她。想想自己一个糟老头子,实在没必要把她绑在自己身边。这样想着,他又释然了。最好的爱,就是放手成全自己爱的人,让她达成自己所有的心愿吧?

  陈英民俯下身子,双手扶起梁冰,慈祥地说:“好冰儿,难为你有这份孝心,我替夫人谢谢你。”

  梁冰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是开心,也是感动。她知道自己的这一决定,已彻底斩断了她和陈英民之间的男女私情。从此以后,伴随他们的,将是浓浓的亲情。

  自己既然答应做他们的义女,从此以后也必须尽一份义女的责任。首先要在陈夫人的丧事上,尽心尽力地扮演好自己义女的角色。

  这一番折腾下来,梁冰忙得都忘了给刘凯打电话。待陈夫人下葬之后,她才猛然惊觉,自己来台*湾好多天了,竟然还没有和刘凯联系过。

  于是她急忙拨了刘凯的电话,却久久无人接听。梁冰的心莫名闪过一丝不祥的预兆,她又赶紧拨打柳叶的电话,电话一接通,柳叶劈头盖脸就质问她:“好你个梁冰,刘凯因伤口感染已经住院好多天了,既不见你人,又不见你电话,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

  梁冰惊慌失措地说:“我到台*湾了,我到的当天陈夫人就不幸病逝,随后一番忙碌,就没顾上和刘凯联系。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枊叶叹了口气说:“他现在好多了,你若忙完了就抓紧时间回来吧?毕竟刘凯现在在病中,需要你的安慰和陪伴。”

  梁冰为难地说:“我还得呆几天,等陈夫人满了头七才能离开。毕竟她活着时待我不薄,为了报答她的厚爱,我以义女的身份送她下葬,所以暂时回不来。麻烦你去叫刘凯接电话,我向他解释一下。”柳叶只好答应了。

  梁冰在电话里细细的将她这次台*湾之行,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刘凯,并向刘凯真诚道歉。梁冰的坦诚,让一肚子愤懑委屈的刘凯,立即雨过天晴。

  他既为自己对梁冰的误会而羞愧,又为梁冰的深明大义而钦佩。这是一个多好的女人,温柔善良又善解人意,自尊自爱又自重。自己和母亲私下嘀咕的那些事儿,的确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么一想,他便安慰梁冰说:“我没事儿了,你就放心地留在台*湾吧?办好你认为该办的所有事情之后再回来,相信那时候我又可以打老*虎了。”逗得梁冰笑出声来。

  陈夫人满了头七之后,梁冰便向陈英民辞行,并告诉他自己回大陆之后,会很快和未婚夫刘凯结婚。

  陈英民眼里闪过一丝丝失落,但很快又被他用真诚的微笑掩盖,他和蔼地对梁冰说:“衷心地祝福你,阿冰!再没有比听到这个消息更让我高兴的事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行单影只的,你不知道我有多放心不下。如今,你终于有人疼有人爱了。如果时间允许,我想亲自参加你的婚礼,以父亲的身份将你的手,交到新郎的手上,见证你幸福美丽的时刻,可以吗?”

  梁冰的眼泪不受控制地纷纷跌落下来,她知道,她和陈英民之间,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结局了。

  于是她幸福地点点头,开心地说:“谢谢义父,我回去和刘凯定好日子后,第一时间告诉你。借此机会,我也好好陪你逛逛我们美丽的红城,说不定到时候你对我们红城一见钟情,不舍得回台湾呢。”

  梁冰的快乐瞬间也感染了陈英民,自陈夫人生病到离去,他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

  梁冰离开台*湾的那天,天气晴好。一尘不染的天空上,偶尔有几朵白云慢慢飘过,微风熏过,空气里弥漫着早春万物复苏的气息。

  她和陈英民在机场挥手告别时,陈英民依依不舍地说:“阿冰,真希望你和刘凯就住在台*湾,这样我们随时都可以见面,不用现在这样跨越千山万水。”

  梁冰只好安慰他说:“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想见面还是比较容易的。以后有时间我和刘凯会常来看您的。”

  飞机到达香港后,梁冰刚走下飞机,准备改乘香港至武汉的航班时,突然听到有人叫她:“阿冰,你是阿冰吗?”

  (未完待续)

  陈夫人下葬的前一天,梁冰思前想后,决定向陈英民摊牌。她想有些感情,只能止于唇齿,埋于心间。

  看着陈英民因为爱妻离世而悲痛欲绝的眼神,她实在有些不忍心。但是有些事情当断不断 ,反受其乱,她决定快刀斩乱麻。

  于是趁夜晚大家都离开灵堂时,她轻声但却不失坚定地对陈英民说:“陈先生,感谢您和夫人一直以来对我的厚爱,我决定以夫人义女的身份,为她披麻戴孝,送她入土为安,以报答这么多年您们夫妇对我的关怀和照顾。还望先生您能够成全我的这一愿望。”说着,梁冰双膝跪地,用满含期待的眼神看着陈英民。

  陈英民大惊之下,慌忙扶她起来,嘴里喃喃地说:“使不得,阿冰,这太委屈你了!”

  梁冰则坚定地说:“一点都不委屈,是我心甘情愿的。您和夫人对我的好,今生无以为报,只能铭记于心。我的这点小心愿,还望先生您能成全!”

  陈英民望着梁冰不容置疑和决绝的神情,心里五味杂陈。他知道梁冰的心,她想以这种决绝的方式,断了他对她的念想。陈夫人说的不错,他很爱梁冰,爱得深沉而隐忍。

  梁冰的美,梁冰的知性,梁冰的善良和善解人意,都是吸引他的地方。但是他和夫人青梅竹马,情深义重。他只能将自己的爱深深隐藏,才能不让夫人受伤。他并不知道女人的直觉很敏锐,陈夫人早就对他了如指掌。他也不知道夫人在去世之前,曾想撮合他和梁冰。

  看到梁冰如此坚定,他只能按捺住自己冲动的执念,成全梁冰。虽然他内心深处一万个不舍,可事以至此,他除了成全,好像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梁冰还年轻,还有更好的生活在未来等着她。想想自己一个糟老头子,实在没必要把她绑在自己身边。这样想着,他又释然了。最好的爱,就是放手成全自己爱的人,让她达成自己所有的心愿吧?

  陈英民俯下身子,双手扶起梁冰,慈祥地说:“好冰儿,难为你有这份孝心,我替夫人谢谢你。”

  梁冰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是开心,也是感动。她知道自己的这一决定,已彻底斩断了她和陈英民之间的男女私情。从此以后,伴随他们的,将是浓浓的亲情。

  自己既然答应做他们的义女,从此以后也必须尽一份义女的责任。首先要在陈夫人的丧事上,尽心尽力地扮演好自己义女的角色。

  这一番折腾下来,梁冰忙得都忘了给刘凯打电话。待陈夫人下葬之后,她才猛然惊觉,自己来台*湾好多天了,竟然还没有和刘凯联系过。

  于是她急忙拨了刘凯的电话,却久久无人接听。梁冰的心莫名闪过一丝不祥的预兆,她又赶紧拨打柳叶的电话,电话一接通,柳叶劈头盖脸就质问她:“好你个梁冰,刘凯因伤口感染已经住院好多天了,既不见你人,又不见你电话,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

  梁冰惊慌失措地说:“我到台*湾了,我到的当天陈夫人就不幸病逝,随后一番忙碌,就没顾上和刘凯联系。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枊叶叹了口气说:“他现在好多了,你若忙完了就抓紧时间回来吧?毕竟刘凯现在在病中,需要你的安慰和陪伴。”

  梁冰为难地说:“我还得呆几天,等陈夫人满了头七才能离开。毕竟她活着时待我不薄,为了报答她的厚爱,我以义女的身份送她下葬,所以暂时回不来。麻烦你去叫刘凯接电话,我向他解释一下。”柳叶只好答应了。

  梁冰在电话里细细的将她这次台*湾之行,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刘凯,并向刘凯真诚道歉。梁冰的坦诚,让一肚子愤懑委屈的刘凯,立即雨过天晴。

  他既为自己对梁冰的误会而羞愧,又为梁冰的深明大义而钦佩。这是一个多好的女人,温柔善良又善解人意,自尊自爱又自重。自己和母亲私下嘀咕的那些事儿,的确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么一想,他便安慰梁冰说:“我没事儿了,你就放心地留在台*湾吧?办好你认为该办的所有事情之后再回来,相信那时候我又可以打老*虎了。”逗得梁冰笑出声来。

  陈夫人满了头七之后,梁冰便向陈英民辞行,并告诉他自己回大陆之后,会很快和未婚夫刘凯结婚。

  陈英民眼里闪过一丝丝失落,但很快又被他用真诚的微笑掩盖,他和蔼地对梁冰说:“衷心地祝福你,阿冰!再没有比听到这个消息更让我高兴的事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行单影只的,你不知道我有多放心不下。如今,你终于有人疼有人爱了。如果时间允许,我想亲自参加你的婚礼,以父亲的身份将你的手,交到新郎的手上,见证你幸福美丽的时刻,可以吗?”

  梁冰的眼泪不受控制地纷纷跌落下来,她知道,她和陈英民之间,再没有比这更美好的结局了。

  于是她幸福地点点头,开心地说:“谢谢义父,我回去和刘凯定好日子后,第一时间告诉你。借此机会,我也好好陪你逛逛我们美丽的红城,说不定到时候你对我们红城一见钟情,不舍得回台湾呢。”

  梁冰的快乐瞬间也感染了陈英民,自陈夫人生病到离去,他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

  梁冰离开台*湾的那天,天气晴好。一尘不染的天空上,偶尔有几朵白云慢慢飘过,微风熏过,空气里弥漫着早春万物复苏的气息。

  她和陈英民在机场挥手告别时,陈英民依依不舍地说:“阿冰,真希望你和刘凯就住在台*湾,这样我们随时都可以见面,不用现在这样跨越千山万水。”

  梁冰只好安慰他说:“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想见面还是比较容易的。以后有时间我和刘凯会常来看您的。”

  飞机到达香港后,梁冰刚走下飞机,准备改乘香港至武汉的航班时,突然听到有人叫她:“阿冰,你是阿冰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