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一 寻宝条件 一

  • 日期:08-28
  • 点击:(558)


  “什么条件?”张雅楠着急问说。

  “一是解读我今天让你们听到的那首歌谣,二个是把锦布凑全。”

  老人的话音刚落,黑暗中快速走过来一个身影,对着老人叫了一声:“啊公!”

  陆邕和张雅楠此时才看清来人是黄审时。

  黄审时笑嘻嘻说:“六哥,治疗得很顺利吧?”

  “你怎么知道治疗得顺利?”陆邕问他。

  “看啊公这么高兴就看出来了,况且我对你的医术放心,你一定可以的。”黄审时说得有些言不由衷,他没想到陆邕的医术竟然厉害到能让躺了几年的人好起来。

  这波马屁让陆邕无话可说,张雅楠好不容易问出点东西,不想就这么被打断了,赶紧把刚才的话题拉回来:“啊公,您刚才说的歌谣……”

  “这歌谣,你们可以让审时帮着翻译。”老人说完看向黄审时。

  黄审时一怔:“啊公,你在跟他们说什么?”黄审时抓住老人的前臂,意思好像要阻止老人再继续说下去。

  黑暗中,这动作被陆邕看得真切。

  陆邕幽幽看向他:“黄审时,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你听不懂这里的土话,你的父辈不是也没有给你解释这歌词大意吗?”

  看瞒不住了,黄审时一脸为难说:“六哥,我不说都是为了你好。行吧,现在既然啊公说了,那我就告诉你们吧。我们家代代相传的这歌一般不让人知道歌词大意,因为一旦知道,那一定会出人命。”

  陆邕眉头一皱:“为什么?”

  黄审时咽了咽口水:“因为这歌词太具有诱惑性了。”

  “哦?说说看。”陆邕明显不信。

  黄审时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会信我,那啊公的话你应该信吧?”

  说着,黄审时把老人拉到前面:“我跟你们说,这位老阿公,他之前的先祖是城主身边的大管家。对于这个虎城以及整个黄氏家族都十分了解。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东西,你们不用怀疑。”

  “虎城?”陆邕盯着黄审时,判断他话中的真假。

  张雅楠想起莫臻之前在酒席上跟她说过的话,对黄审时的话将信将疑:“这里真是虎城旧址?”

  陆邕转头看她:“你知道这个虎城?”

  张雅楠点点头:“莫臻跟我说的。”

  陆邕皱眉:“看样他是有备而来啊。”

  黄审时半点都不意外,出现在这里的外村人,都不是简单人。他看着张雅楠:“莫哥如果知道这是虎城,应该也跟你说了虎锦的事吧?”

  “他说虎城里有一张虎锦,代表着乘袭和权威,战乱中被人带走,最终是流落在海外。”

  张雅楠顿了顿,看向黄审时:“他还说,这里不仅仅有虎锦,还有其他锦,一共三张,上面织有宝图,指示黄氏宝藏的位置。你不让老人告诉我们歌谣的意思,是怕我们找到宝藏的位置吗?”

  黄审时顿了一秒,随即哈哈大笑:“小楠,你可真逗,这宝藏的事都传了上百年了,如果真这么容易找到,还不早被人挖走了?”

  说完他话锋一转,语气沉下来,半认真半开玩笑说:“不过如果你们真这么走运,找到了宝藏,那你可要记着,那是我们黄家人的财产,你们最好不要动。”

  黄审时说这些话的时候,还真有那么一种村寨主人的气势,或许确切的说,应该是原形毕露。

  陆邕早都预计到这小子动机不纯,单独一个人出现在深山老林,专门走凶险的路,现在回想他以前种种表现,压根儿就不像是来徒步旅行的。

  张雅楠不理他,看向老人:“啊公,请你告诉我歌谣的含义。”

  黄审时又说:“我是真的不希望小楠你发生不幸,如果你真的要听,那行,啊公,你跟他们说吧。”

  老人看黄审时硬要把他拉出来说,他只能硬着头皮说了起来:“这首歌的歌词大致意思是:白虎,森蚺,和乌龟原本是国王的三个儿子,三个兄弟也各有自己的特点,白虎生性顽劣,刚猛但是非常易怒。森蚺虽然蛇身却多长了一条小短腿,因为身体的残疾而导致心理阴暗,多诡计。乌龟身体不如虎,头脑不如蚺,却平易近人,不轻易挑事,但又能自保不被侵害。国君有殃,国师占卜,知有祸出谋策,分三子驻三方。老父偏心,有意辅佐乌龟上位,让乌龟驻守锦路,白虎怒,蚺蛇笑,乌龟缩首在壳中。”

  说到这里,老人不再说话了。

  张雅楠仔细听着,把重点都记在心里,

  老人所描述的跟自己父亲的猜想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她想起父亲之前曾跟自己讨论过的事,问说:“白虎,应该指的就是现在的白虎城吧,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那按照这样说,应该还有蚺城和龟城吧,那相对应的,应该有三张锦,是吗?”

  老人应了一声,算是默认了,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袋子烟丝和一张烟叶子,一旁的黄审时颇有眼色的赶紧给他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