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打击主要对手,特朗普“误伤”韩国等8个盟友,新加坡公开叫屈

  • 日期:08-07
  • 点击:(1009)


  每次遇到不顺心的事,特朗普的反应都很相似。7月26日,特朗普签署了一项备忘录,还通过社交媒体给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传旨”:使用所有必要手段,阻止WTO里一些已经不符合“欠发达经济体”标准的国家和地区享受相关优惠待遇。特朗普还发出最后通牒:如果世贸组织不在90天里修改规则,美国就不再承认新加坡、阿联酋、卡塔尔、墨西哥、文莱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欠发达经济体”地位。

  

  急于求成、想立竿见影地拿到实利和外交高分的特朗普缺乏耐心,一直以来都存在“一锅端”和“一刀切”的想法。从其激烈的言辞中可见一斑:他们钻WTO规则的空子!蛀蚀了WTO的整个体系!美国的利益被牺牲!我们被损害了!这对美国不公平!绝不能再这样了!必须重新定义“欠发达经济体”!

  细数这11个经济体,韩国、卡塔尔、阿联酋、科威特、新加坡、墨西哥、土耳其以及文莱这8个国家都与美国存在同盟或间接同盟关系。

  韩国与美国在1953年签署《共同防御条约》,正式结成军事同盟。驻韩美军人数超过2万,美国还为韩国撑起“核保护伞”。当然,接受保护就要付出代价,大约5000名韩军人员死于越南战争,3000多韩国人在伊拉克配合美军作战。而双方在1966年签署的《驻韩美军地位协定》令美军人员在韩国拥有治外法权,严重损害了韩国的主权,这也是北方一直指摘韩国的重要火力点。总体来看,韩国一直处于美国的卵翼之下,否则难以在“地狱模式”的东亚生存下来。截至2015年4月,韩国已经耗资100亿美元扩建驻韩美军基地。既然是韩国更依赖美国,这也令美国在做决定时通常不会考虑韩国的切身感受。

  

  卡塔尔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为以美国为首的联军提供军事基地,其装甲部队还协助联军击退了伊拉克军队向沙特卡吉伊镇发动的进攻。卡塔尔通过参战纳了投名状,从而在1992年与美国签署了防务协定。双方关系的跃升是在2003年,美军将设在沙特苏尔坦的空军基地搬迁到了卡塔尔的乌代德,使得卡塔尔取代沙特成为美军在中东最重要的军事基地。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前,美军还将最重要的司令部前移到了卡塔尔。2019年6月,为了威慑伊朗,美军第一次在卡塔尔部署了F-22“猛禽”战机。

  阿联酋在7月23日刚刚与美国在红海举行联合军演。作为美国在中东的可靠盟友,阿联酋也是美式装备的重要采购者,向美方购买了包括F-16战机和长弓阿帕奇在内的大批武器。

  科威特更是美国在中东的亲密盟友。美国对科威特有“复国之恩”。早在2004年,科威特就获得了“非北约主要盟国”的地位,美方认为科威特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可贵的伙伴。

  

  新加坡尽管一直强调自己不是美国的缔约盟友,但在军事领域的合作水平却相当高,可以说“胜似盟友”,譬如新加坡顺利订购了美国的F-35战机,还允许美国的战机与战舰使用其军事设施。1990年,两国就已经签署了谅解备忘录。美国先进的濒海战斗舰一直在争议海域活动,其部署地点就是新加坡的樟宜港。

  文莱在1994年与美国签署军事及防务合作备忘录。按照备忘录,两国一直开展包括联合演习和训练在内的军事合作项目,至今依然有效。在军事方面与美国保持紧密联系是小国文莱确保财富安全的策略,不过随着文莱所蕴藏的石油及天然气储量将在20年后耗尽,西方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尊重文莱。

  至于土耳其,更是不折不扣的北约盟国,是美国名正言顺的盟友。尽管最近几年美土两国龃龉不断,埃尔多安悍然购入俄罗斯的S-400反导系统,但毕竟打折骨头连着筋。土耳其没有退出北约的打算,美国也没有开除土耳其的计划。

  墨西哥的存在感虽然较差,无奈离美国太近,无论在经济上和军事上都要仰人鼻息。特朗普执意要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区,重新签订一个对美国有利的新协议,墨西哥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而由于墨西哥的军力薄弱,其安全与否就在美国的一念之间。成为美国的盟友是墨西哥唯一的选择。

  尽管以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为焦点,而韩国等属于“陪绑”,但对这些国家来说恐怕也能真切体会到什么是“恶语伤人六月寒”。

  新加坡方面在7月27日回应:虽然在WTO拥有“欠发达国家”这一身份,但无论是在相关协议还是在谈判里,新加坡都没有利用差别待遇获得“不公平优势”。新加坡从来都支持世贸组织的改革,而且也是更新世贸规则的主要推动者之一,譬如说在电子商务方面,新加坡就承担了共同召集人的职责。如此叫屈和喊冤,显然是没有多大用,只能凸显新加坡等国的困境。

  事实证明,特朗普的眼里并没有盟友与非盟友之分,只有利益的差别。共同价值观、长期以来的友谊并不能赢得特朗普的尊重,相反,像伊朗那样难啃的骨头才会令白宫忌惮。

  

  如今成为美国的盟友不是什么光荣的事。默克尔已经发誓:欧洲绝不能再依赖美国,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现在,新加坡等国该做出一个抉择,是选择一个光明的新秩序,还是呆在所谓的舒适区继续忍辱负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