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微小说 站在她站过的地方,看她看过的风景

  • 日期:08-30
  • 点击:(1502)


  2019 古风冷韵璇

  白雪苍茫,北风呼啸,楚莞穿着雪色的斗篷站外渡口的亭子里张望着,一片片的雪花铺厚了地面,楚莞冻的脸色发白,手心里冒着冷汗。她不曾回头,依然在等。

  那一年楚莞年方十九,春暖花开的时候她在渡口送走了她成婚三年的夫君,她的夫君是个商人,要南下谈一笔生意。临走时,她的夫君抚着她的脸柔声细语的告诉她“阿莞等我回来。”

  谁知这一等边是无期,楚莞自从她的夫君走后,便每天来等,一等就是一整天,从清晨到星夜。

  方圆几里的人都认识了楚莞,她脱所有渡船的人打听她的夫君何年何月何日何时回来。

  她等啊,盼啊!看着渡口来来往往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始终不见她的夫君。

  她觉得干等着,等着等着就想哭,她开始回忆起她和她夫君的相遇相识相知。

  楚莞是个农家小姑娘,十六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得了重病,她卖起了绣帕,当时街上的商铺不是嫌她的货数量少就是嫌她的价钱高。

  她跑遍了一条街,没有商铺肯收她的帕子,她就开始在大街上卖,第一天,一个也没有卖出去,第二天卖出去一个,第三天还是一个,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每天都只卖出去一个,而且好像是同一个人。

  那天,那位公子又来了,楚莞觉着这些日子被人消遣了,她没好气的问了一句“公子若是喜欢这帕子,何不一次多买点,天天来买一个是做什么?”

  “小生冒昧,前些日子里看见街上多了一位卖绣帕的姑娘,长的眉清目秀,适合娶了当娘子,只是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楚莞红了脸啐了一口“呸,登徒浪子。”便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要走。

  “姑娘且慢,姑娘若是不嫌弃,小生家里也开商铺,不如姑娘将帕子送来我的铺子里卖,如何?”

  楚莞抬起头,直起腰杆想要还击,只是入眼的是眼前人一笑如沐春风,她忘了自己要做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人。

  “姑娘,成还是不成啊?”眼前的人撩起楚莞额前的一缕青丝,玩味的笑着。

  “不成。”楚莞立马回过神来,瞪了他一眼,提着东西回了家。

  楚莞再也没有出去卖过帕子,她每天都去山上挖点野菜凑合着吃,她开始觉得生死由命吧!爹能好起来就好起来,好不起来就算了,不是她没良心,只是在药材上她这种穷人真的束手无策。

  没过几天,天天有一些不同的人来楚莞的家里买绣帕,价钱也是他们开的,比较高的那种,一开始楚莞觉得老天终于开眼了。时间长了楚莞察觉到了不对劲。

  有一天她跟着每一位买了帕子的人,他们走到路口的转角都拐了进去,楚莞跟了上去,发现数天以前的那个公子拿着钱袋把手帕从他们手里买了回去。

  楚莞没有耐住性子“喂,你这么做图什么?”

  那人闻声看过去,知道东窗事发了“图什么,商人有利必图,你的帕子在我的铺子里卖的很好,赚钱的买卖我的做。”他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楚莞没在理他,转身回了家,她的帕子谁也不卖了,很快,没几日,阎王爷就替她减了负担,维持自己和父亲的生计,楚莞觉得很难很难,这个时候,父亲走了,她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过,只觉得心中送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已现在的境况如何埋葬自己的父亲,这时她的那人又来了“嫁给我,你爹我让他风风光光下葬。”

  许是穷怕了,又或许是就剩她一个人了,怎么都无所谓了吧!她觉得以那公子的相貌钱财自己也就是个妾室罢了。

  未曾想到,她的喜服是大红色的,公子迎娶她那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她踏进的是正门,是他唯一的娘子。

  婚后他对她很好很好,记得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东西,不喜欢什么东西。就连她三年未孕,他还是待她如初。楚莞从未被人如此在意过,小时候没了娘,再大一点,爹重病缠身,没人在意过她楚莞的喜好。

  一开始楚莞想到这些都很开心,后来一年两年三年她的夫君还是没有回来,她有时候想着开心,有时候想着想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

  一晃第十个年头了,楚莞二十九了,她的夫君还是没有回来,她变卖了她和夫君的商铺,在渡口开了一间茶舍,每天闲的时候就站在茶舍最高处张望。

  那是一个月朗星稀的秋凉夜,有个毁了半张脸瘸子坐在渡口冻的瑟瑟发抖,楚莞瞧见了,便让他进茶舍避风。

  瘸子干涸的嗓子里发出一声“谢谢。”

  “没关系,反正这茶舍也是我一个人,多一个人还有点人气。”楚莞靠着柜台敲着算盘珠子。

  “老板娘可曾知道李琥。”瘸子的半张嘴扭扭歪歪的发出沙哑的声音。

  楚莞的眼眸暗了下来,这方圆十里叫李琥的只有她那个一去十年不归的夫君。

  “知道,你问这个做什么?”楚莞放下算盘,端了一被热茶给她。

  “我在河的对面遇见过他,他说,让我遇见她的娘子跟她说一声,不必等他了,他已在他乡娶了一个有钱有势貌美如花的娘子了。”

  “呦,那个真是不必了呢,他那短命的娘子早死了”楚莞讽刺的笑了笑,这世间的人都是如此的薄情。

  瘸子半只眼睛了蓄满了泪水,眼眶红红的“那还真的挺好,省得她难过了。”

  后来的日子楚莞见瘸子可怜,就承担了他的温饱,瘸子也不闲着,替楚莞做着能做的活。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瘸子发现楚莞每天没事的时候都去茶舍最高处张望。

  “老板娘,您天天在往什么呢?”

  “望什么,等一不归人,你说他要是瘸了瞎了,只要是他,他活着回来就好了。”楚莞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回来的人终会回来。”瘸子想笑一笑,至少他裂开的半张嘴有点吓人。

  又过了几个春夏秋冬,楚莞的头发添了白色,她身体越来越差,偶尔的忙碌都会让她觉得快要死了。

  她顶着风去了茶舍的最高处,瘸子也跟了过来,楚莞看了一眼身后。发白的嘴唇哆哆嗦嗦的说着断断续续的话“李琥,我知道你是李琥,是我楚莞的夫君……夫君啊!你那样轻浮怎么会有有钱有势又好看的姑娘喜欢你呢?第七个年头,我听渡口的人说有个落魄商人被土匪打断了腿,毁了脸……第一眼,我就认出你了,你生意失败,不想落败回乡,想要东山再起……不料遭人毒手。”

  “阿莞,你都知道……”瘸子一瘸一拐颤颤巍巍的走到了楚莞身边。

  “我还知道,你知道我是楚莞,你那样的人,怎么会随随便便跟在妇人身边。”楚莞眼中含泪嘴角带笑摸了摸他毁了的半张脸。

  “夫君,好好活着,替我和你一起好好活着。”楚莞瘦弱的身子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

  瘸子抱着她张着半张嘴哀嚎“我知道第一眼你就认出了我,你向来胆小,怎敢收留一个来路不明,面目全非的路人。”说着说着一只眼睛泪水一颗颗的落了下来。

  瘸子哭过之后,平静下来,找了个好的地方葬了楚莞,再后来,瘸子没事的时候都会在茶舍最高处用他仅有的一直眼睛看着人来人往的渡口。

  站在她站过的地方,看她看过的风景。

  

  

  

  白雪苍茫,北风呼啸,楚莞穿着雪色的斗篷站外渡口的亭子里张望着,一片片的雪花铺厚了地面,楚莞冻的脸色发白,手心里冒着冷汗。她不曾回头,依然在等。

  那一年楚莞年方十九,春暖花开的时候她在渡口送走了她成婚三年的夫君,她的夫君是个商人,要南下谈一笔生意。临走时,她的夫君抚着她的脸柔声细语的告诉她“阿莞等我回来。”

  谁知这一等边是无期,楚莞自从她的夫君走后,便每天来等,一等就是一整天,从清晨到星夜。

  方圆几里的人都认识了楚莞,她脱所有渡船的人打听她的夫君何年何月何日何时回来。

  她等啊,盼啊!看着渡口来来往往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始终不见她的夫君。

  她觉得干等着,等着等着就想哭,她开始回忆起她和她夫君的相遇相识相知。

  楚莞是个农家小姑娘,十六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得了重病,她卖起了绣帕,当时街上的商铺不是嫌她的货数量少就是嫌她的价钱高。

  她跑遍了一条街,没有商铺肯收她的帕子,她就开始在大街上卖,第一天,一个也没有卖出去,第二天卖出去一个,第三天还是一个,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每天都只卖出去一个,而且好像是同一个人。

  那天,那位公子又来了,楚莞觉着这些日子被人消遣了,她没好气的问了一句“公子若是喜欢这帕子,何不一次多买点,天天来买一个是做什么?”

  “小生冒昧,前些日子里看见街上多了一位卖绣帕的姑娘,长的眉清目秀,适合娶了当娘子,只是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楚莞红了脸啐了一口“呸,登徒浪子。”便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要走。

  “姑娘且慢,姑娘若是不嫌弃,小生家里也开商铺,不如姑娘将帕子送来我的铺子里卖,如何?”

  楚莞抬起头,直起腰杆想要还击,只是入眼的是眼前人一笑如沐春风,她忘了自己要做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人。

  “姑娘,成还是不成啊?”眼前的人撩起楚莞额前的一缕青丝,玩味的笑着。

  “不成。”楚莞立马回过神来,瞪了他一眼,提着东西回了家。

  楚莞再也没有出去卖过帕子,她每天都去山上挖点野菜凑合着吃,她开始觉得生死由命吧!爹能好起来就好起来,好不起来就算了,不是她没良心,只是在药材上她这种穷人真的束手无策。

  没过几天,天天有一些不同的人来楚莞的家里买绣帕,价钱也是他们开的,比较高的那种,一开始楚莞觉得老天终于开眼了。时间长了楚莞察觉到了不对劲。

  有一天她跟着每一位买了帕子的人,他们走到路口的转角都拐了进去,楚莞跟了上去,发现数天以前的那个公子拿着钱袋把手帕从他们手里买了回去。

  楚莞没有耐住性子“喂,你这么做图什么?”

  那人闻声看过去,知道东窗事发了“图什么,商人有利必图,你的帕子在我的铺子里卖的很好,赚钱的买卖我的做。”他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楚莞没在理他,转身回了家,她的帕子谁也不卖了,很快,没几日,阎王爷就替她减了负担,维持自己和父亲的生计,楚莞觉得很难很难,这个时候,父亲走了,她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过,只觉得心中送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已现在的境况如何埋葬自己的父亲,这时她的那人又来了“嫁给我,你爹我让他风风光光下葬。”

  许是穷怕了,又或许是就剩她一个人了,怎么都无所谓了吧!她觉得以那公子的相貌钱财自己也就是个妾室罢了。

  未曾想到,她的喜服是大红色的,公子迎娶她那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她踏进的是正门,是他唯一的娘子。

  婚后他对她很好很好,记得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东西,不喜欢什么东西。就连她三年未孕,他还是待她如初。楚莞从未被人如此在意过,小时候没了娘,再大一点,爹重病缠身,没人在意过她楚莞的喜好。

  一开始楚莞想到这些都很开心,后来一年两年三年她的夫君还是没有回来,她有时候想着开心,有时候想着想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

  一晃第十个年头了,楚莞二十九了,她的夫君还是没有回来,她变卖了她和夫君的商铺,在渡口开了一间茶舍,每天闲的时候就站在茶舍最高处张望。

  那是一个月朗星稀的秋凉夜,有个毁了半张脸瘸子坐在渡口冻的瑟瑟发抖,楚莞瞧见了,便让他进茶舍避风。

  瘸子干涸的嗓子里发出一声“谢谢。”

  “没关系,反正这茶舍也是我一个人,多一个人还有点人气。”楚莞靠着柜台敲着算盘珠子。

  “老板娘可曾知道李琥。”瘸子的半张嘴扭扭歪歪的发出沙哑的声音。

  楚莞的眼眸暗了下来,这方圆十里叫李琥的只有她那个一去十年不归的夫君。

  “知道,你问这个做什么?”楚莞放下算盘,端了一被热茶给她。

  “我在河的对面遇见过他,他说,让我遇见她的娘子跟她说一声,不必等他了,他已在他乡娶了一个有钱有势貌美如花的娘子了。”

  “呦,那个真是不必了呢,他那短命的娘子早死了”楚莞讽刺的笑了笑,这世间的人都是如此的薄情。

  瘸子半只眼睛了蓄满了泪水,眼眶红红的“那还真的挺好,省得她难过了。”

  后来的日子楚莞见瘸子可怜,就承担了他的温饱,瘸子也不闲着,替楚莞做着能做的活。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瘸子发现楚莞每天没事的时候都去茶舍最高处张望。

  “老板娘,您天天在往什么呢?”

  “望什么,等一不归人,你说他要是瘸了瞎了,只要是他,他活着回来就好了。”楚莞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回来的人终会回来。”瘸子想笑一笑,至少他裂开的半张嘴有点吓人。

  又过了几个春夏秋冬,楚莞的头发添了白色,她身体越来越差,偶尔的忙碌都会让她觉得快要死了。

  她顶着风去了茶舍的最高处,瘸子也跟了过来,楚莞看了一眼身后。发白的嘴唇哆哆嗦嗦的说着断断续续的话“李琥,我知道你是李琥,是我楚莞的夫君……夫君啊!你那样轻浮怎么会有有钱有势又好看的姑娘喜欢你呢?第七个年头,我听渡口的人说有个落魄商人被土匪打断了腿,毁了脸……第一眼,我就认出你了,你生意失败,不想落败回乡,想要东山再起……不料遭人毒手。”

  “阿莞,你都知道……”瘸子一瘸一拐颤颤巍巍的走到了楚莞身边。

  “我还知道,你知道我是楚莞,你那样的人,怎么会随随便便跟在妇人身边。”楚莞眼中含泪嘴角带笑摸了摸他毁了的半张脸。

  “夫君,好好活着,替我和你一起好好活着。”楚莞瘦弱的身子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

  瘸子抱着她张着半张嘴哀嚎“我知道第一眼你就认出了我,你向来胆小,怎敢收留一个来路不明,面目全非的路人。”说着说着一只眼睛泪水一颗颗的落了下来。

  瘸子哭过之后,平静下来,找了个好的地方葬了楚莞,再后来,瘸子没事的时候都会在茶舍最高处用他仅有的一直眼睛看着人来人往的渡口。

  站在她站过的地方,看她看过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