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存,怯者亡

  • 日期:08-11
  • 点击:(1039)


?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朝鲜战争中有一位记者,他体格一般,可面相非常精评,甚至有比这更有深度的坚强。他的面孔上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刺青,写着“天下无所畏惧”,是一种死生无惧的面孔。

新闻记者对外界很积极,甚至强横,这也是职业所造成的个性,可是这位特派员的态度特别厉害,他的眼中几乎没有“愚惧” ”畏缩” “退却”等字眼,一旦去做想做的事时,他就好像变成了一个火车头,用惊人的速度直线猛冲,使得他对外界的一切只专心于进击。

他平时开一辆古普车,冲力之猛令人咋舌,但他并不是在享受速度所带来的快感,也不是在享受冒险所造成的紧张感,当然,更不是一时的孩子气,这个人一向如此,这就是他的开车一很自然的、不做作的开车法。如果人的精神也像电压一样有某种压力的话,那么他的精神所造成的压力要高于别人两倍。

他自己似乎也知道这种情形,与任何人相比时他更觉得自己是强者。不过,这也事出有因。

他在二战期间曾做过随军记者,有一次部队被包围,他跟多数士兵一起被俘虏,而且将要被集体枪能。那是在一个四周都被围墙围住的空地上,俘虏们背对着围墙,就像要拍纪念照一样地站着,还被敌军拿机关枪瞄准,一声令下就要一起扫射,全部解决。

他站在最后一排,位置也最高,只要稍微用力就能跳过围墙 他的意志一向很坚强。

所以,到了这种关头,他依然不肯屈服,在心里面喊着“我不能死,我一定要逃走”,并且下决心要逃跑。可是,他很冷静,因为敌军完全控制了这一带,他考虑到,“即使能逃出这一

块空地,前途也难以预料”。不过,他认为必须要拼死赌一把,绝不放弃“生存”的意志和言念。

问题的关键在于何时才适当,因为这是自己单独行动,如果逃得太早,就一定会有追兵追,马上又要被捕。但是,一旦等到机关枪开火,就没有逃走的机会了。所以,只有在敌军即将

扣扳机的时候--这才是逃走的良机。

命。

对他来说,现在继续生存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因为他差点就在那时死了。从此之后,他“无所惧”的态度便成为极其自然的启示。所以,他绝不可能感觉到外界的压力。

其实他的生存绝非偶然,而是生的意志和信念在支撑他活下去。换句话说,在最后关头实现生存的这种力量,便是他那种无所畏惧精神的源泉。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璞酥三三

0.6

2019.08.06 16:15*

字数 925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朝鲜战争中有一位记者,他体格一般,可面相非常精评,甚至有比这更有深度的坚强。他的面孔上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刺青,写着“天下无所畏惧”,是一种死生无惧的面孔。

新闻记者对外界很积极,甚至强横,这也是职业所造成的个性,可是这位特派员的态度特别厉害,他的眼中几乎没有“愚惧” ”畏缩” “退却”等字眼,一旦去做想做的事时,他就好像变成了一个火车头,用惊人的速度直线猛冲,使得他对外界的一切只专心于进击。

他平时开一辆古普车,冲力之猛令人咋舌,但他并不是在享受速度所带来的快感,也不是在享受冒险所造成的紧张感,当然,更不是一时的孩子气,这个人一向如此,这就是他的开车一很自然的、不做作的开车法。如果人的精神也像电压一样有某种压力的话,那么他的精神所造成的压力要高于别人两倍。

他自己似乎也知道这种情形,与任何人相比时他更觉得自己是强者。不过,这也事出有因。

他在二战期间曾做过随军记者,有一次部队被包围,他跟多数士兵一起被俘虏,而且将要被集体枪能。那是在一个四周都被围墙围住的空地上,俘虏们背对着围墙,就像要拍纪念照一样地站着,还被敌军拿机关枪瞄准,一声令下就要一起扫射,全部解决。

他站在最后一排,位置也最高,只要稍微用力就能跳过围墙 他的意志一向很坚强。

所以,到了这种关头,他依然不肯屈服,在心里面喊着“我不能死,我一定要逃走”,并且下决心要逃跑。可是,他很冷静,因为敌军完全控制了这一带,他考虑到,“即使能逃出这一

块空地,前途也难以预料”。不过,他认为必须要拼死赌一把,绝不放弃“生存”的意志和言念。

问题的关键在于何时才适当,因为这是自己单独行动,如果逃得太早,就一定会有追兵追,马上又要被捕。但是,一旦等到机关枪开火,就没有逃走的机会了。所以,只有在敌军即将

扣扳机的时候--这才是逃走的良机。

命。

对他来说,现在继续生存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因为他差点就在那时死了。从此之后,他“无所惧”的态度便成为极其自然的启示。所以,他绝不可能感觉到外界的压力。

其实他的生存绝非偶然,而是生的意志和信念在支撑他活下去。换句话说,在最后关头实现生存的这种力量,便是他那种无所畏惧精神的源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朝鲜战争中有一位记者,他体格一般,可面相非常精评,甚至有比这更有深度的坚强。他的面孔上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刺青,写着“天下无所畏惧”,是一种死生无惧的面孔。

新闻记者对外界很积极,甚至强横,这也是职业所造成的个性,可是这位特派员的态度特别厉害,他的眼中几乎没有“愚惧” ”畏缩” “退却”等字眼,一旦去做想做的事时,他就好像变成了一个火车头,用惊人的速度直线猛冲,使得他对外界的一切只专心于进击。

他平时开一辆古普车,冲力之猛令人咋舌,但他并不是在享受速度所带来的快感,也不是在享受冒险所造成的紧张感,当然,更不是一时的孩子气,这个人一向如此,这就是他的开车一很自然的、不做作的开车法。如果人的精神也像电压一样有某种压力的话,那么他的精神所造成的压力要高于别人两倍。

他自己似乎也知道这种情形,与任何人相比时他更觉得自己是强者。不过,这也事出有因。

他在二战期间曾做过随军记者,有一次部队被包围,他跟多数士兵一起被俘虏,而且将要被集体枪能。那是在一个四周都被围墙围住的空地上,俘虏们背对着围墙,就像要拍纪念照一样地站着,还被敌军拿机关枪瞄准,一声令下就要一起扫射,全部解决。

他站在最后一排,位置也最高,只要稍微用力就能跳过围墙 他的意志一向很坚强。

所以,到了这种关头,他依然不肯屈服,在心里面喊着“我不能死,我一定要逃走”,并且下决心要逃跑。可是,他很冷静,因为敌军完全控制了这一带,他考虑到,“即使能逃出这一

块空地,前途也难以预料”。不过,他认为必须要拼死赌一把,绝不放弃“生存”的意志和言念。

问题的关键在于何时才适当,因为这是自己单独行动,如果逃得太早,就一定会有追兵追,马上又要被捕。但是,一旦等到机关枪开火,就没有逃走的机会了。所以,只有在敌军即将

扣扳机的时候--这才是逃走的良机。

命。

对他来说,现在继续生存的几率是微乎其微的,因为他差点就在那时死了。从此之后,他“无所惧”的态度便成为极其自然的启示。所以,他绝不可能感觉到外界的压力。

其实他的生存绝非偶然,而是生的意志和信念在支撑他活下去。换句话说,在最后关头实现生存的这种力量,便是他那种无所畏惧精神的源泉。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