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季 | 全国政协委员陈众议给留学生的建议: 勿忘乡情

  • 日期:09-04
  • 点击:(827)


  原标题:开学季 | 全国政协委员陈众议给留学生的建议: 勿忘乡情

  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其中,国家公派3.02万人,单位公派3.56万人,自费留学59.63万人。留学呈越来越低龄化的趋势,留学生的精神家园值得关注。

  

  陈众议,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浙江省绍兴人,1977年考入复旦大学,1978年被选派留学,先后就读于墨西哥学院和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文哲系研究生部,1989年7月归国,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的多次提案都是关于推动全民阅读、推动大中小学生阅读经典。图为:留学生对话陈众议

  “乡情是国家意识、家国情怀的基础”

  记者:如今,很多孩子在国外留学,又到开学季节,孩子们又要出去了。一些家长很担心孩子们的文化认同问题,担心未来这些孩子们的内心会很漂泊。这些家长们的担心有必要吗?

  陈众议:这个问题值得关注。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讲到乡愁,其实说的就是乡情,乡情放大一点就是国家意识,缩小一点就是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故土的眷念。二者之和为家国情怀。我们可以从乡情获得喜悦,也可以从乡情排遣哀愁。如今,全球化势不可挡,不管美国怎么搞单边主义,世界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难完全割裂。但全球化和城市化也使得世界越来越同质化,惟其如此,才更需要家国情怀。然而,在以人工智能为龙头、以基因工程为核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当中,乡情正逐渐淡出我们的心脑。而这个问题又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文化自信问题,也就是你说的孩子们灵魂是否漂泊的问题。换句话说,圆够大,心安在?这是我们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同心圆时必须注意的一个问题。古人说得好:己犹不擅,何以善人?

  我们看从农村来到城市的孩子,如果他放弃了乡土感,也同样会使灵魂漂泊。现在很多人都模糊地说自己是江苏人、浙江人,等等,但我们可能对自己的家乡少了一点认同感,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所谓的家国情怀首先建立在延绵的乡情之上。“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中华民族亘古以来一直用乡情维系民族认同。为此,我建议留学生家长们要有意识地提醒孩子们保持对家乡、对祖国的关注和关怀,常常回来品尝儿时的美食,操一操家乡的方言,这对守住乡愁非常重要。

  我在美洲接触的很多老华侨都保留着这种乡情,尽管他们都不会说中国话了,却依然保持着对故乡的认同和眷恋。即使在国外生活,这样的情感也能让他们的灵魂有所寄托。

  “文学使人及其文化产生终生的连结”

  记者:文学阅读可以帮到孩子们吗?读文学会对游子褒有乡愁产生怎样的价值和影响?

  陈众议:当然可以。文学可以使一个人与母体文化产生终生的连结。文化是以文字为基础的,即使是口传文学,也是建立在语言的基础之上的。什么与语言的关联最大呢?肯定是文学。所以如果想要了解一个国家的文化,最好就是从文学切入。一个民族长期积淀的审美感悟、价值取向、生活方式,都渗透在文学当中,并且潜移默化地融入血液,化作无意识。这在各个国家各个地区中的表现都不一样。读者通过阅读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为此,我建议大家多读文学,自《诗经》至今,我们的很多文学作品中满满的都是乡情。再比如我来自绍兴,绍兴这片土地就很奇妙,历来都出文学家。通过文字读者可以深切地感受到绍兴的文化不仅有阴柔的一面,也有很刚毅的一面,像陆游,像秋瑾,等等,都曾投笔从戎。

  记者:继续这个话题,您对留学生有什么样的提醒?

  陈众议:千万不要忽视母语阅读,不论学什么专业,不要忽视对中华民族历史、文学的持续阅读。我也曾长期留学,所以知道,人稍微不留心就可能提笔忘字,尽管当时隔几天就会写家书。所以,枕边案头永远要有很好的母语读本。这点很重要。现在很多留学生出国时年龄还太小,丧失了母语的优势。除非非常喜欢阅读,否则母语能力很容易退化,母语能力的丧失是最可惜的,从文化认同的角度说甚至是危险的。以前那些有成就的老前辈们,像辜鸿铭、胡适、陈寅恪、钱锺书,甚至科学家钱学森、杨振宁等,母语和传统文化的底子都非常好。中华民族古来的许多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就更不必说。母语的能力会决定一个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当然母语背后是文化,是你对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土地和人民的热爱。

  “纸质阅读会催生比较从容的心理感应”

  记者:听说您是大学实体书店政策出台的积极推动者,为什么要推动纸质书的阅读?

  陈众议:纸质书的阅读和电子阅读还是不一样的。电子阅读容易碎片化,而且容易停留在大脑皮层、感官浅层,不像纸质阅读会产生出比较从容的心理感应和集束效应。这是经科学验证的。所以一定不能脱离纸质阅读。电子阅读很容易停留在表面,且视觉疲劳在电子阅读中产生的速率远比纸质阅读高。因此,读传统的纸质书还是很有必要的。尤其是现在的电子阅读中加入了很多图画、音像,这会束缚阅读者的想象力,将某些形象固化。比如,《红楼梦》中如果出现了林黛玉、贾宝玉的插画,慢慢地,大家可能会觉得林黛玉和贾宝玉就是那个样子,那就很束缚想象力了。

  这里,我特别建议青年人要多读几遍《红楼梦》,它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儒释道三种文化交融于兹。尽管它是反道统的,但由于曹雪芹本身就是从道统中出来的,所以儒家文化如血液浸润其中。后来曹雪芹家道中落,他又拥抱了道教和佛教文化。《红楼梦》不仅是儒释道文化的集中体现,还是南北文化的精准呈现。曹雪芹既有江南文化的修养,又有北方满族文化的修养,甚至同时艺术地体悟了民间和宫廷文化。如此,《红楼梦》是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大到释道儒、小到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百科全书。要把《红楼梦》变成枕边书。随便翻到哪一页,都妙趣横生。

  “研究要和兴趣、和时代、和国家发展的大课题、大语境相结合”

  陈众议:大家在国外读书,要开卷有益。人生短暂,现在的生活节奏又那么快,因此必须有所选择。而经典无疑是最好的读本。同时,如果想走得远、站得高的话,最好将自己的兴趣和时代、国家发展的大课题、大语境结合起来。要鼓励孩子们有勇气从自己的学科出发去回答一些国家社会发展需要,同时又能从国外有所借鉴的重大命题。要心存家国情怀、心系人类命运,而不是仅仅关注自己的闲情逸致。你们看袁隆平,在他那个时代,国家最需要的就是要让大家吃饱肚子、解决挨饿的问题。我们这代人都挨过饿,而他的研究让整个中国乃至世界多少人摆脱了饥饿?这是多有意义、多大的贡献啊!任何一个领域,凡做出重大成就者,关心的一定是大我,是整个族群、国家乃至人类社会的命运,孩子们要逐步树立这样的理想和情怀,要敢于面对困扰我们国家乃至人类社会的重大命题。

  “人的修养、境界提升了,幸福感就会大大提高”

  记者:有人说当下这些孩子是“强国一代”,就您所在的领域而言,这一代大学生面临着怎样的时代命题?

  陈众议: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思考和回答。从我熟悉的文化领域而言,就是要思考文学究竟同国家的崛起、民族的复兴有什么关系,文学能为此做些什么。我想当下我们需要关切的问题之一就是你刚才提到的:找回文化自信。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文学工作者要着手提升受众的修养、提升他们的素质,而不是简单地迎合,否则就是做反向的工作,让受众的素质越来越低。目前,大家已经注意到,三俗文化慢慢地被边缘化了。但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如何建设高雅文化。要考虑并且解决这个问题。中国文联成立70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了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提及文学的人民性问题——文学究竟为谁服务?首先是为人民服务,党和政府也是为人民服务。所以大家要联起手都来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首先要提升素质,这才是文化界为人民服务的首要任务。现在包括网络文学在内,我国的文学作品产量很高,但质量堪忧。它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迎合了不少孩子的叛逆心理,迎合了受众的某些趣味。但是,这种趣味很可能是低级趣味。并没有能够擢升素养、改变审美趣味,甚至还夹杂着不少错误观念。

  文化界的任务不同于经济界。经济界的主要任务是如何帮助国家更好地提高生产力,让大家有饭吃,能就业,这是他们的任务。但文化界的任务是着眼于人的精神境界、让人们活得有幸福感。有时候幸福就在人们旁边,但很多人常常视而不见。

  记者:人的修养和境界提升,幸福感就会大大提高。而在其中,文学应该也能够助力。

  陈众议:没错。所有从事文化工作的人要有这样的自觉,对一些低俗的东西要主动抵制。当然,我们的努力终究是为了让大家产生抵制力。

  “当国家的荣辱与你有关,你的感觉会很不一样”

  记者:您自己也曾经国内国外地学习,最终选择了回来,您也有一些同学现在在国外。您如何看待自己的选择?

  陈众议:首先,就到国外学习而言,我认为开阔视野本身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这样,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我们便有了更大的全球参照系。回来也非常正确,曾经我们的国家一无所有、大家吃不饱饭。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原因。但小时候挨饿的经历最让大家心有余悸,所以我想一些同学当时留在国外不回来主要是怕受穷。不过他们现在挺羡慕我们,因为我们早早地回国,直接参与了国家崛起、民族复兴的伟业。

  记者:现在对比起来,回来的同学成就感会更强?

  陈众议:是的,因为你终究是中国人,国家的荣辱与你有关。就像一个家庭,你和你的兄弟姐妹、父母在一起,你的参与让整个大家庭过得更幸福,想想看,你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人民政协报教育在线周刊

  原标题:开学季 | 全国政协委员陈众议给留学生的建议: 勿忘乡情

  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其中,国家公派3.02万人,单位公派3.56万人,自费留学59.63万人。留学呈越来越低龄化的趋势,留学生的精神家园值得关注。

  

  陈众议,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浙江省绍兴人,1977年考入复旦大学,1978年被选派留学,先后就读于墨西哥学院和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文哲系研究生部,1989年7月归国,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的多次提案都是关于推动全民阅读、推动大中小学生阅读经典。图为:留学生对话陈众议

  “乡情是国家意识、家国情怀的基础”

  记者:如今,很多孩子在国外留学,又到开学季节,孩子们又要出去了。一些家长很担心孩子们的文化认同问题,担心未来这些孩子们的内心会很漂泊。这些家长们的担心有必要吗?

  陈众议:这个问题值得关注。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讲到乡愁,其实说的就是乡情,乡情放大一点就是国家意识,缩小一点就是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故土的眷念。二者之和为家国情怀。我们可以从乡情获得喜悦,也可以从乡情排遣哀愁。如今,全球化势不可挡,不管美国怎么搞单边主义,世界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难完全割裂。但全球化和城市化也使得世界越来越同质化,惟其如此,才更需要家国情怀。然而,在以人工智能为龙头、以基因工程为核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当中,乡情正逐渐淡出我们的心脑。而这个问题又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文化自信问题,也就是你说的孩子们灵魂是否漂泊的问题。换句话说,圆够大,心安在?这是我们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同心圆时必须注意的一个问题。古人说得好:己犹不擅,何以善人?

  我们看从农村来到城市的孩子,如果他放弃了乡土感,也同样会使灵魂漂泊。现在很多人都模糊地说自己是江苏人、浙江人,等等,但我们可能对自己的家乡少了一点认同感,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所谓的家国情怀首先建立在延绵的乡情之上。“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中华民族亘古以来一直用乡情维系民族认同。为此,我建议留学生家长们要有意识地提醒孩子们保持对家乡、对祖国的关注和关怀,常常回来品尝儿时的美食,操一操家乡的方言,这对守住乡愁非常重要。

  我在美洲接触的很多老华侨都保留着这种乡情,尽管他们都不会说中国话了,却依然保持着对故乡的认同和眷恋。即使在国外生活,这样的情感也能让他们的灵魂有所寄托。

  “文学使人及其文化产生终生的连结”

  记者:文学阅读可以帮到孩子们吗?读文学会对游子褒有乡愁产生怎样的价值和影响?

  陈众议:当然可以。文学可以使一个人与母体文化产生终生的连结。文化是以文字为基础的,即使是口传文学,也是建立在语言的基础之上的。什么与语言的关联最大呢?肯定是文学。所以如果想要了解一个国家的文化,最好就是从文学切入。一个民族长期积淀的审美感悟、价值取向、生活方式,都渗透在文学当中,并且潜移默化地融入血液,化作无意识。这在各个国家各个地区中的表现都不一样。读者通过阅读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为此,我建议大家多读文学,自《诗经》至今,我们的很多文学作品中满满的都是乡情。再比如我来自绍兴,绍兴这片土地就很奇妙,历来都出文学家。通过文字读者可以深切地感受到绍兴的文化不仅有阴柔的一面,也有很刚毅的一面,像陆游,像秋瑾,等等,都曾投笔从戎。

  记者:继续这个话题,您对留学生有什么样的提醒?

  陈众议:千万不要忽视母语阅读,不论学什么专业,不要忽视对中华民族历史、文学的持续阅读。我也曾长期留学,所以知道,人稍微不留心就可能提笔忘字,尽管当时隔几天就会写家书。所以,枕边案头永远要有很好的母语读本。这点很重要。现在很多留学生出国时年龄还太小,丧失了母语的优势。除非非常喜欢阅读,否则母语能力很容易退化,母语能力的丧失是最可惜的,从文化认同的角度说甚至是危险的。以前那些有成就的老前辈们,像辜鸿铭、胡适、陈寅恪、钱锺书,甚至科学家钱学森、杨振宁等,母语和传统文化的底子都非常好。中华民族古来的许多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就更不必说。母语的能力会决定一个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当然母语背后是文化,是你对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土地和人民的热爱。

  “纸质阅读会催生比较从容的心理感应”

  记者:听说您是大学实体书店政策出台的积极推动者,为什么要推动纸质书的阅读?

  陈众议:纸质书的阅读和电子阅读还是不一样的。电子阅读容易碎片化,而且容易停留在大脑皮层、感官浅层,不像纸质阅读会产生出比较从容的心理感应和集束效应。这是经科学验证的。所以一定不能脱离纸质阅读。电子阅读很容易停留在表面,且视觉疲劳在电子阅读中产生的速率远比纸质阅读高。因此,读传统的纸质书还是很有必要的。尤其是现在的电子阅读中加入了很多图画、音像,这会束缚阅读者的想象力,将某些形象固化。比如,《红楼梦》中如果出现了林黛玉、贾宝玉的插画,慢慢地,大家可能会觉得林黛玉和贾宝玉就是那个样子,那就很束缚想象力了。

  这里,我特别建议青年人要多读几遍《红楼梦》,它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儒释道三种文化交融于兹。尽管它是反道统的,但由于曹雪芹本身就是从道统中出来的,所以儒家文化如血液浸润其中。后来曹雪芹家道中落,他又拥抱了道教和佛教文化。《红楼梦》不仅是儒释道文化的集中体现,还是南北文化的精准呈现。曹雪芹既有江南文化的修养,又有北方满族文化的修养,甚至同时艺术地体悟了民间和宫廷文化。如此,《红楼梦》是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大到释道儒、小到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百科全书。要把《红楼梦》变成枕边书。随便翻到哪一页,都妙趣横生。

  “研究要和兴趣、和时代、和国家发展的大课题、大语境相结合”

  陈众议:大家在国外读书,要开卷有益。人生短暂,现在的生活节奏又那么快,因此必须有所选择。而经典无疑是最好的读本。同时,如果想走得远、站得高的话,最好将自己的兴趣和时代、国家发展的大课题、大语境结合起来。要鼓励孩子们有勇气从自己的学科出发去回答一些国家社会发展需要,同时又能从国外有所借鉴的重大命题。要心存家国情怀、心系人类命运,而不是仅仅关注自己的闲情逸致。你们看袁隆平,在他那个时代,国家最需要的就是要让大家吃饱肚子、解决挨饿的问题。我们这代人都挨过饿,而他的研究让整个中国乃至世界多少人摆脱了饥饿?这是多有意义、多大的贡献啊!任何一个领域,凡做出重大成就者,关心的一定是大我,是整个族群、国家乃至人类社会的命运,孩子们要逐步树立这样的理想和情怀,要敢于面对困扰我们国家乃至人类社会的重大命题。

  “人的修养、境界提升了,幸福感就会大大提高”

  记者:有人说当下这些孩子是“强国一代”,就您所在的领域而言,这一代大学生面临着怎样的时代命题?

  陈众议: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思考和回答。从我熟悉的文化领域而言,就是要思考文学究竟同国家的崛起、民族的复兴有什么关系,文学能为此做些什么。我想当下我们需要关切的问题之一就是你刚才提到的:找回文化自信。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文学工作者要着手提升受众的修养、提升他们的素质,而不是简单地迎合,否则就是做反向的工作,让受众的素质越来越低。目前,大家已经注意到,三俗文化慢慢地被边缘化了。但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如何建设高雅文化。要考虑并且解决这个问题。中国文联成立70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了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提及文学的人民性问题——文学究竟为谁服务?首先是为人民服务,党和政府也是为人民服务。所以大家要联起手都来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首先要提升素质,这才是文化界为人民服务的首要任务。现在包括网络文学在内,我国的文学作品产量很高,但质量堪忧。它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迎合了不少孩子的叛逆心理,迎合了受众的某些趣味。但是,这种趣味很可能是低级趣味。并没有能够擢升素养、改变审美趣味,甚至还夹杂着不少错误观念。

  文化界的任务不同于经济界。经济界的主要任务是如何帮助国家更好地提高生产力,让大家有饭吃,能就业,这是他们的任务。但文化界的任务是着眼于人的精神境界、让人们活得有幸福感。有时候幸福就在人们旁边,但很多人常常视而不见。

  记者:人的修养和境界提升,幸福感就会大大提高。而在其中,文学应该也能够助力。

  陈众议:没错。所有从事文化工作的人要有这样的自觉,对一些低俗的东西要主动抵制。当然,我们的努力终究是为了让大家产生抵制力。

  “当国家的荣辱与你有关,你的感觉会很不一样”

  记者:您自己也曾经国内国外地学习,最终选择了回来,您也有一些同学现在在国外。您如何看待自己的选择?

  陈众议:首先,就到国外学习而言,我认为开阔视野本身还是非常有必要的。这样,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我们便有了更大的全球参照系。回来也非常正确,曾经我们的国家一无所有、大家吃不饱饭。当然还有一些别的原因。但小时候挨饿的经历最让大家心有余悸,所以我想一些同学当时留在国外不回来主要是怕受穷。不过他们现在挺羡慕我们,因为我们早早地回国,直接参与了国家崛起、民族复兴的伟业。

  记者:现在对比起来,回来的同学成就感会更强?

  陈众议:是的,因为你终究是中国人,国家的荣辱与你有关。就像一个家庭,你和你的兄弟姐妹、父母在一起,你的参与让整个大家庭过得更幸福,想想看,你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陈众议

  文学

  乡情

  文化

  母语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