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立下的flag都是因为你没来

  • 日期:08-05
  • 点击:(1599)


?

  小路在拖地,电话响起来,小路看了一眼,没有来电姓名,却是那串熟悉的数字,小路让铃声响了一会儿再去接。

  陈醒说:你在干嘛?

  小路回答:搞卫生。

  沉默。

  陈醒说:家里有人么?我过来看看你……

  小路说:目前没有,你过来干嘛?

  陈醒说:不干嘛,就是想看看你。你等我。

  小路不知可否地挂了电话。她并不是那么想见陈醒,这段时间她已经习惯没有他的生活了,她很怕自己再挣扎一次。

  自从上次郊游他们已经快两个月没见了,小路一开始总是心神不宁,给陈醒发微信,他回得总是很慢,有时候也不回,打电话过去他总是在忙,不忙的时候语气听起来也是有气无力。

  小路觉得没理由可以生气,却还是生闷气了。这种感觉让人无端端卑微起来。

  她删除了陈醒的电话,刻意不去记号码,不让自己再打电话给他。

  她把陈醒的微信设置成消息免打扰,不想自己一听到微信消息音,就盼着是陈醒找她。

  她没有一怒之下拉黑陈醒,也没有跟陈醒说她不开心,这种云淡风轻的处理方式更适合她。

  即便偶尔他也找她,却听不到一点情绪,他在与不在,她要觉得不想干,更不重要。

  小路立下了flag,再不让陈醒能撩拨她的琴弦了。

  一切都很顺利,她做得很好。

  那个周末陈醒说:一起去看《扫毒》吧,我下午来接你。结果到了晚上也没有见到人,第二天小路一个人去看了电影。她没有生气,她想陈醒一定有事走不开。

  前几天陈醒说:明天中午约个饭。结果明天中午两点,陈醒才说对不起,小路淡淡地说没关系,我也忘记了。

  陈醒出差前说:走之前我想见见你,晚点我打电话你下来,我见你一面就走。结果是高铁上才来电话,说睡过头了,来不及绕去小路那边。小路一边脱连衣裙一边回他:嗯,没事,我不会生气,一路顺风。

  小路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从内到外都好,是真的不再会为这些生气了。她和朋友一起看电影,喝酒,偶尔去旅行,一个人读书,跑步,睡觉,回到了认识陈醒之前的生活。

  陈醒这次来得很快,敲门的时候,小路带着卫生手套去开门,把陈醒让进了客厅。

  小路脱去手套,给陈醒倒了杯水。陈醒没坐下,贴着小路站,低头看她。

  小路垂着眼睑,不知道说什么。她抬起头就被陈醒火辣辣的眼神灼得生疼,还没来得及躲,陈醒的嘴就亲了过来……

  他们焦灼在一起,所有的语言都是无力的而多余的。

  小路感到自己的心慢慢飘起来,身体也飘起来,哪些没见到陈醒时立下的flag,更是飘得老高老远,看也看不到了。

  96

  刺猬多刺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5

  2019.08.02 20:31*

  字数 941

  小路在拖地,电话响起来,小路看了一眼,没有来电姓名,却是那串熟悉的数字,小路让铃声响了一会儿再去接。

  陈醒说:你在干嘛?

  小路回答:搞卫生。

  沉默。

  陈醒说:家里有人么?我过来看看你……

  小路说:目前没有,你过来干嘛?

  陈醒说:不干嘛,就是想看看你。你等我。

  小路不知可否地挂了电话。她并不是那么想见陈醒,这段时间她已经习惯没有他的生活了,她很怕自己再挣扎一次。

  自从上次郊游他们已经快两个月没见了,小路一开始总是心神不宁,给陈醒发微信,他回得总是很慢,有时候也不回,打电话过去他总是在忙,不忙的时候语气听起来也是有气无力。

  小路觉得没理由可以生气,却还是生闷气了。这种感觉让人无端端卑微起来。

  她删除了陈醒的电话,刻意不去记号码,不让自己再打电话给他。

  她把陈醒的微信设置成消息免打扰,不想自己一听到微信消息音,就盼着是陈醒找她。

  她没有一怒之下拉黑陈醒,也没有跟陈醒说她不开心,这种云淡风轻的处理方式更适合她。

  即便偶尔他也找她,却听不到一点情绪,他在与不在,她要觉得不想干,更不重要。

  小路立下了flag,再不让陈醒能撩拨她的琴弦了。

  一切都很顺利,她做得很好。

  那个周末陈醒说:一起去看《扫毒》吧,我下午来接你。结果到了晚上也没有见到人,第二天小路一个人去看了电影。她没有生气,她想陈醒一定有事走不开。

  前几天陈醒说:明天中午约个饭。结果明天中午两点,陈醒才说对不起,小路淡淡地说没关系,我也忘记了。

  陈醒出差前说:走之前我想见见你,晚点我打电话你下来,我见你一面就走。结果是高铁上才来电话,说睡过头了,来不及绕去小路那边。小路一边脱连衣裙一边回他:嗯,没事,我不会生气,一路顺风。

  小路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从内到外都好,是真的不再会为这些生气了。她和朋友一起看电影,喝酒,偶尔去旅行,一个人读书,跑步,睡觉,回到了认识陈醒之前的生活。

  陈醒这次来得很快,敲门的时候,小路带着卫生手套去开门,把陈醒让进了客厅。

  小路脱去手套,给陈醒倒了杯水。陈醒没坐下,贴着小路站,低头看她。

  小路垂着眼睑,不知道说什么。她抬起头就被陈醒火辣辣的眼神灼得生疼,还没来得及躲,陈醒的嘴就亲了过来……

  他们焦灼在一起,所有的语言都是无力的而多余的。

  小路感到自己的心慢慢飘起来,身体也飘起来,哪些没见到陈醒时立下的flag,更是飘得老高老远,看也看不到了。

  小路在拖地,电话响起来,小路看了一眼,没有来电姓名,却是那串熟悉的数字,小路让铃声响了一会儿再去接。

  陈醒说:你在干嘛?

  小路回答:搞卫生。

  沉默。

  陈醒说:家里有人么?我过来看看你……

  小路说:目前没有,你过来干嘛?

  陈醒说:不干嘛,就是想看看你。你等我。

  小路不知可否地挂了电话。她并不是那么想见陈醒,这段时间她已经习惯没有他的生活了,她很怕自己再挣扎一次。

  自从上次郊游他们已经快两个月没见了,小路一开始总是心神不宁,给陈醒发微信,他回得总是很慢,有时候也不回,打电话过去他总是在忙,不忙的时候语气听起来也是有气无力。

  小路觉得没理由可以生气,却还是生闷气了。这种感觉让人无端端卑微起来。

  她删除了陈醒的电话,刻意不去记号码,不让自己再打电话给他。

  她把陈醒的微信设置成消息免打扰,不想自己一听到微信消息音,就盼着是陈醒找她。

  她没有一怒之下拉黑陈醒,也没有跟陈醒说她不开心,这种云淡风轻的处理方式更适合她。

  即便偶尔他也找她,却听不到一点情绪,他在与不在,她要觉得不想干,更不重要。

  小路立下了flag,再不让陈醒能撩拨她的琴弦了。

  一切都很顺利,她做得很好。

  那个周末陈醒说:一起去看《扫毒》吧,我下午来接你。结果到了晚上也没有见到人,第二天小路一个人去看了电影。她没有生气,她想陈醒一定有事走不开。

  前几天陈醒说:明天中午约个饭。结果明天中午两点,陈醒才说对不起,小路淡淡地说没关系,我也忘记了。

  陈醒出差前说:走之前我想见见你,晚点我打电话你下来,我见你一面就走。结果是高铁上才来电话,说睡过头了,来不及绕去小路那边。小路一边脱连衣裙一边回他:嗯,没事,我不会生气,一路顺风。

  小路觉得自己做得很好,从内到外都好,是真的不再会为这些生气了。她和朋友一起看电影,喝酒,偶尔去旅行,一个人读书,跑步,睡觉,回到了认识陈醒之前的生活。

  陈醒这次来得很快,敲门的时候,小路带着卫生手套去开门,把陈醒让进了客厅。

  小路脱去手套,给陈醒倒了杯水。陈醒没坐下,贴着小路站,低头看她。

  小路垂着眼睑,不知道说什么。她抬起头就被陈醒火辣辣的眼神灼得生疼,还没来得及躲,陈醒的嘴就亲了过来……

  他们焦灼在一起,所有的语言都是无力的而多余的。

  小路感到自己的心慢慢飘起来,身体也飘起来,哪些没见到陈醒时立下的flag,更是飘得老高老远,看也看不到了。